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萬靈世界 > 第九章 入学前的烦恼
    第九章

    “小白,这次事情办的不错,给。”

    試煉之森的一處,師夢手中抱着一根巨大的尖銳牙齒,牙齒通體宛如水晶般,斷裂處並不齊整,因爲這是師夢從它的“主人”嘴上,硬生生掰下來的。

    牙齒的主人就是試煉之森外圍最強的靈物,金劍獅,擁有鑄鼎境外境都難以打破的防禦。

    並且金劍獅也算達到了常識上啓靈程度,只是人族以外的物種啓靈所需要的條件要比人族苛刻許多,不過一旦它們完成啓靈,自然也不會就只停留在鑄鼎境的層次。

    師夢將懷中的一袋肉乾拋給趴在他身邊的一隻銀鬃靈犬,正是他三個月前第一次來到試煉之森時襲擊他的那隻。

    三個月的時間,師夢利用銀鬃靈犬們給他傳遞情報,在這試煉之森的外圍混的可算是風生水起。

    而他能夠成功的拔下金劍獅的牙齒,也多虧了“小白”的情,師夢才能佈下陷阱,狠狠地暗算了金劍獅一把。

    小白衝着他點了點頭,接過肉乾,然後非常人性化的把袋子解開,開始一塊塊的品嚐了起來,與第一次吃到肉乾時狼吞虎嚥的模樣截然不同。

    灵物也拥有极强的学习能力,只是需要引导。

    師夢看着手中的這根牙齒笑了笑,金劍獅的牙齒放在外邊的市場可是價值不菲,它是一種能夠打造修煉者使用的武器,靈武的材料。

    只是這試煉之森是用以鍛鍊風吟學院的,而這外圍,是那些沒有達到內境的學員的試煉之地,但外境學員的水準,哪怕聯手都不足以從金劍獅嘴上拔下這根牙齒。

    唰!

    師夢體表泛動青光,捲動的他整個身形似乎都有些虛幻,他身形極快,朝着森林外掠去,一頭鑽入了瀑布的水幕之後。

    水幕中,師夢將水晶般的牙齒放在一旁,原地盤坐下來。

    他周身空氣微微波動,然而體表卻沒有絲毫的靈光外泄。

    所有的靈光全部都是向着師夢身體內部最爲脆弱的那些部分,既經脈、內臟涌去,他十分的小心翼翼。

    哪怕是自身靈光,如果一個不慎,也會傷及自身,這種傷勢是很難修復的。

    靈光在師夢的體內,化爲了一顆顆顆粒般的靈點,一點點的附着在經脈內臟上...

    這個過程極爲緩慢,直到靈光佈滿了所有的經絡臟器表面,形成了一層光膜,它們都似乎是擁有了靈智一般的同時進行迴應。

    有一種更爲精純的力量,自內而外的散發出來,迅速地遊走師夢周身各處,最終匯聚於他的心臟。

    人體的心臟處,是最爲特殊的地方,心臟中擁有着叫做“源靈”的力量,可以將它視作是每個個體最爲原始的靈光。

    激活源靈便是邁入鑄鼎境內境最重要的一步,源靈能夠誕生更爲強大的靈光之力。

    匯聚師夢此刻全數靈光的心臟處,突然有一個細小的光點出現,它像是一個小型黑洞將所有的靈光吸收,然後閃爍起光芒。

    轰!

    下一刻,它彷彿是火山爆發一般,引得師夢心臟都是一顫,但與此同時,一股比起之前更加強大並且純粹的靈光自光點中涌出。

    師夢睜開眼睛,頗爲滿意的道:“總算是達到了。”

    此刻开始,他便是正式的踏入了铸鼎境内境。

    修煉之中師夢也不知道自己在這裏待了多久,不過他觀察了一下面前瀑布水幕的某些細節變化,便是大概知曉了。

    師夢手拿着金劍獅的牙齒走出瀑布,靈光護着他周身不被水流淋溼,他一躍而下,落在了地面上。

    墨問院長大概也推算出了師夢在這會能夠完成突破,所以早就在此等着。

    “小子,你手裏拿着的是...”墨問院長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師夢得意的笑笑:“這都好幾天了,你纔看到呢?”

    “你可沒說過不能從這些靈物身上取東西,況且是它先襲擊我的。”師夢道,雖然風吟學院有規定非到危機時刻試煉之森裏的高級靈物不可斬殺,但卻沒有其它明文規定。

    畢竟用來試煉學生,就帶着這些高級靈物的力量高於他們。

    以弱勝強,還能取走東西,勝了是自己的本事。

    “行...”墨問哭笑不得,無論師夢用了什麼樣的方法,他在完成突破前都是憑藉自己一個人力量從這靈物衆多的試煉之森裏做到這些的。

    “恭喜你的修爲有了大範圍的精進,接下來這裏對你的修行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了。”

    “你该换个地方了。”

    “这次去哪个区域。”

    師夢早就有所預料,並且非常期待,這些天他在試煉之森裏搞到的東西當然不止金劍獅的牙齒,這些東西雖然價格不高,但積累起來也能小賺一筆。

    接下來如果讓他前往試煉之森更深入的區域,寶貝自然就更多,到時候又能賺上不少。

    “当然是回学院学习喽。”墨问院长道。

    “你没搞错吧?”

    師夢疑惑道:“在風吟學院裏,像我這種外表年齡的,怎麼着也得鑄鼎境圓滿了吧,難不成你打算把我安排在低年級?”

    “這個當然不行,不過既然你已經晉入了內境,也算勉強達到了要求,最近學院高級班的丁字巳班特招了一個新生也是內境修爲,你也算有個伴。”墨問道。

    “内境的特招生?”

    “不會你在外邊的私生子吧?黑幕啊。”師夢道,風吟學院的招生制度相當嚴格,哪怕是高級班的丁字巳班,不到鑄鼎境圓滿的話,還真沒聽過誰能特招進來。

    “滚。”

    墨問狠狠地在師夢的頭上拍了一下,就連他老人家有時候都受不了這口無遮攔的小傢伙。

    不過大部分情況下都會被師夢以童言無忌的藉口糊弄過去,所以這一次墨問沒等着師夢狡辯,直接動手。

    “行吧,那你給我點時間,讓我去跟小白它們告個別。”

    師夢揉着腦袋,與墨問說了一聲,便是掠進了密林中,屬於小白一家的那一塊小小領地。

    “這些都給你們留下了,省着點吃,我應該是有一段時間來不了這裏了。”

    師夢將自己渾身上下都能裝東西的地方塞滿也不過十幾袋肉乾,這對於小白一家來說吃不了多久。

    小白在師夢拿着肉乾的手上蹭了蹭,含淚吃了一塊。

    其實小白在這試煉之地的最外圍,處於靈物的最底端,不過畢竟也算是師夢的小弟,他已經幫着小白一家,整合了這裏的銀鬃靈犬,有了整個家族的力量聯合,他們在這裏的日子應該會好過一些。

    “省着点吃。”

    師夢拍了拍小夢的頭,後者也是在他的手上親暱的蹭了蹭。

    他一邊與小白等犬告別,一邊已經開始有些頭疼,因爲他很清楚,如他這樣的實力進入風吟學院直接上高級班的話,怕是很難不引人關注。

    也不知道那個特招生是什麼來路,如果不是風吟學院或者學院高層的私生子,那麼就只可能是擁有極高的天賦,高到可以讓風吟學院破壞招生標準。

    而他呢?

    怕不是到时被说成私生子的人会是他。

    ...

    ...

    (袁隆平院士今天中午離開了我們,因爲袁院士的努力我才能吃的這麼飽在這裏寫書,緬懷院士,袁老爺子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