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萬靈世界 > 第十二章 南柯梦带来的商机
    第十二章

    風吟學院供以高級班學習的場所極爲寬敞,而這裏面與外面不同,並沒有太多高大的建築物,而是以練習場居多。

    畢竟修行的最終目的是爲了擁有更強的力量,力量則是爲了完成各種目的而戰鬥所必須的東西。

    不過對於修行者而言,光有強大實力並不完善,與之相匹配的心性、閱歷以及知識也都是不可或缺的。

    一場戰鬥,在雙方的實力手段差距都並不是那麼大的時候,那麼決定勝負的因素,便是對自己以及對手手段的認知。

    靈光之力源自於世界,源自萬物,而世間萬物彼此間有着種種微妙的關係,萬物之平衡,萬物的相性、萬物的相剋,是一門極大的學問。

    就比如水靈光,在靈光品階近似的情況下,便是被土靈光所剋制,但同樣的,它對於火靈光就有着極強的剋制功效。

    師夢來到丁字巳班的第一節課,簡單的進行過自我介紹後,便是開始了理論的學習。

    確切的說這個時間入學的師夢算是插班生,但墨問院長替他辦假身份的時候,卻沒有假造師夢的水準。

    他內境的修爲雖然相較高級班算是極低,可理論水平,毫不客氣的說,就算是現在正在給在場的幾十名學生上課的導師都未必比師夢強。

    從小文晴教給師夢的知識,已經超過了目前導師授課的範疇。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就鬆懈開小差,就如同每個人的靈光都不可能完全相同,每人對於修行的理解也是各不相同。

    正因爲文晴的教導,師夢知曉,所謂修行,不光是要開掘自身,也要學會從其它人的角度去看待修行。

    這片獨屬於丁字巳班的露天教學區域,包括師夢在內的所有學生上課都是認認真真,只有旁邊的一個個頭矮於衆人的小男孩顯得漫不經心。

    矮於衆人是因爲男孩只有十三歲,他叫做葉帷,便是師夢之外的另一名特招生。

    不過在開課前師夢從李奧那裏瞭解了一下有關於這個葉帷的事情。

    與師夢這個的確算是走後門進來的不同,只有十三歲的葉帷,不光擁有特殊靈光,能夠讓風吟學院破格的最主要原因是這傢伙啓靈後靈光強盛遠遠超出常人。

    雖然他是三個月前剛滿時十三歲才完成啓靈,但啓靈後便一步邁入了鑄鼎境內境...

    這種超級天才,哪怕是在整個起凡大陸上都多少年沒有出現過了,可以說葉帷是天生便註定成爲強者的那類人。

    但似乎也是因爲這種經歷,葉帷對於這節理論課顯得有些不屑一顧。

    如果不是學院強制要求不能缺課,他絕對不會來這裏浪費時間。

    半個時辰的理論課終於結束,哪怕是這些因爲修行記憶力已然超越常人的學生們,也都是長舒了一口氣。

    畢竟接收知識是一回事,能不能消化就又是另外的方面了,這點修行並不能提供便利。

    導師教完課離開後纔是解散,接下來是自由修行的時間,師夢打算先到處看看熟悉一下這裏。

    但有着一個身材略微魁梧的少年攔住了他的去路,道:“牧青風,你好,我叫天皓,聽說你剛纔在入口前破解了南柯學姐的夢靈光,不愧是特招生,你的靈光是什麼,才能做到這種事啊?”

    天皓外表看起來很粗獷,聲音也是很雄厚的,但跟師夢說話的聲音卻故意壓的很低很小。

    “只是南柯學姐手下留情罷了。”師夢迴道,這天皓外表看起來憨憨的,但好歹是高級班的,絕對不是個傻子。

    師夢更願意相信這傢伙是在利用這副憨厚的外表打聽他的情報,完美符合了剛剛導師所授的課“學會了解你的對手”的內容主旨。

    “哦。”見到師夢不願意露底,天皓也就沒有繼續再追問。

    “我可不相信南柯學姐特殊看重的人,有這麼簡單。”這時,又一個少年湊了過來,他眼睛有些狹長,目光銳利,宛如鷹眼。

    “牧同學,我告訴你,以後多小心點這貨,他叫周症,是個陰險無比的狡詐傢伙。”天皓提醒道。

    “周正?”師夢一怔,這名字的確與少年的長相不能說十分貼切,只能說沒有絲毫關係。

    天皓補充道:“不是正義的正,是病症的症,這可是個瘟神。”

    “滾,天皓,別整天老敗壞老子名聲,你特麼纔是最陰險的那一個,不過恰巧長得比較傻而已。”

    周症走上近前,對師夢道:“牧同學,你就滿足一下我們這些人的好奇心,只要你解答我們的疑惑,我願意支付報酬。”

    “臥槽,周症你啥意思,你這是打算在學院裏製造南柯學姐的花邊新聞撈一筆不成?你忘了上次方楷私底下口嗨南柯學姐是他女朋友,最後被虐的多慘了?”

    “別瞎說啊,我真的就是單純好奇。”周症頓時一臉的驚恐,但還在不停地追問師夢。

    不光是他,剛纔這片教學區域入口前南柯夢對新來特招生出手的事,已然傳遍了各個高級班,所以註定師夢今天想要逃得清淨是不可能的了。

    “牧同學,你實在不想說就算了,我們也不會逼你的。”天皓同時對身邊的同學說道:“人家第一天來,這樣把人嚇到了可不好。”

    “你能给多少钱?”

    然而下一刻,師夢卻是盯着周症,一臉認真的問道。

    他剛剛教過了這一學期的學費,已經是一貧如洗,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賺錢的機會,還這麼簡單,一想到這個機會是南柯夢帶來的,他突然覺得那個奇怪的女人開始變得有點可愛了。

    “啊这...”

    周症却懵了,一时语塞。

    “你看着給價就行,不過畢竟事關南柯學姐,我覺得你應該不會讓南柯學姐顯得很廉價吧?”師夢打算先用眼前這個周症好好地測測南柯夢在風吟學院這些學生心中的價值。

    没准光凭今早这一件事,他就能大捞一笔。

    商机啊。

    就在師夢興致勃勃盤算之時,旁邊有着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

    “周症,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蠢了,他是想要耍你,順便利用南柯學姐來騙錢罷了。”

    “依我看,南柯學姐也就是拿他來逗個悶子,也不想存心難爲他而已,你不會真以爲一個只不過是風靈光,且不過內境的傢伙能破解夢靈光吧?”

    師夢扭過頭去,正是那個與他同爲特招生的葉帷。

    真的是好氣啊,但葉帷說的的確是師夢心中所想,不過這小子不知道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這特麼是什麼低情商?

    旋即師夢非常不爽的道:“一邊去,大人說話,哪有你小孩插嘴的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