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萬靈世界 > 第十五章 预判?
    第十五章

    “蠢货。”

    然而在葉帷與金劍獅對自己看似形成了圍堵之勢時,早有預料的師夢無語的嘆了一聲,戰鬥純靠蠻力的莽夫,哪怕修行的天賦再高,也不足爲懼。

    他脚步一转,便是向着一旁掠去。

    師夢化爲一道青光,他的身形暫時消失在葉帷眼中,取而代之的是那身形足以遮蔽葉帷整個身形的金劍獅。

    這時,退到了一旁的師夢還不忘提醒道:“葉同學,小心啊,這大傢伙的爪子捱上了可是不太好受。”

    葉帷並非是不知道師夢還能夠往左右閃躲,但他可以控制好自己的速度以及出現的方位,卻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判斷好金劍獅的動作。

    巨大的陰影籠罩葉帷,同時那已然揮出的巨大爪子可是不分敵我。

    當金劍獅的爪子距離葉帷不足半米時,他總算是頓住了身形,因爲要圍堵最爲擅長速度的師夢,他就只能把自己的速度也發揮到極致。

    如此一來,如果想要減速或者立即停止移動,就要十分考驗葉帷對自己身體以及靈光的控制能力了。

    而他從啓靈至今這麼短的時間,葉帷當然做不到完美。

    这些都在师梦的预计当中,所以他丝毫不慌。

    砰!

    葉帷面前,金劍獅的爪子拍碎了地面,迸濺出來的石塊落到了他的腳邊。

    又一次打空,然而與師夢有着“深仇大恨”的金劍獅自然不會放棄,它也不管將自己召喚出來的是誰,當即再度朝着師夢撲了過去。

    葉帷則是沒有馬上追上來,他周身再度有着淺淺的淡黃色靈光席捲而出,宛如一層光膜,緊接着迅速地朝着他掌心處匯聚過去。

    “还是能想明白的嘛,只是想的不够全面。”

    師夢早在一旁繼續觀察到金劍獅與葉帷的動作,前者自然還是無腦的朝自己衝過來,後者明白了金劍獅行動難控,這樣一來很難達成對師夢的圍堵。

    攻擊在先的金劍獅攻擊再一次落下,自然是毫無懸念的打空了,當它要再度開始移動的時候,緊隨其後的葉帷忽然朝它伸出了手掌。

    以他的身高,自然只能觸摸到金劍獅的後腿小腿,只見葉帷掌心中,淡黃色的靈光猶如形成了某種特殊的印記。

    當印記觸碰到金劍獅之時,後者剛剛準備發力跳出的身體頓住。

    此爲御獸靈印,乃是葉帷的御獸靈光所具備的特殊能力。

    只要是葉帷實力範圍內能夠召喚的靈物,只要將御獸靈印打在靈物身上,便是能夠暫時的控制它們。

    “还真是天赋异禀。”

    師夢看到葉帷身邊,金劍獅眼中暴躁的神情突然產生轉變,頗有些羨慕的說道,雖然他很清楚,世間萬物根源沒有區別。

    可他的風靈光目前爲止的確不如葉帷的靈光具備如此明顯的優勢。

    這一次,葉帷再度朝師夢看了過來,然後露出了一個似乎自己已經得勝的笑聲。

    唰!

    一人一獸,同時爆發速度,再度朝着師夢圍堵而來。

    場下觀戰的衆人見狀,各有議論,而那並排站立的三人之中,周症咋舌道:“咱們班的這位特招生還真不是白給的,按照這個天賦,他恐怕在這裏待不了多久。”

    “天赋这东西,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周症自身的靈光也十分普通,不過修行之道本就是漫漫長路,起點固然重要,但堅持自己的本心,不受外界因素影響,卻更爲重要。

    “是嗎...我倒覺得,雖然不知道老牧到底什麼來路,但他好像更加可怕一點...”

    “葉帷擁有這樣的能力都勝不了他,要不是他這修行速度屬實有些慢,恐怕會是一個連南柯夢學姐以及李奧學長都會感到頭疼的對手。”

    天皓聳了聳肩:“我有些理解爲什麼南柯夢學姐會一改性子對一個只有內境的特招生出手試探了。”

    “牧同学要赢了?耗子,你不是瞎了吧?”

    “葉帷已經用自己的靈光控制了金劍獅的行動,解決了這個不可控因素,光憑普通的風靈光,怎麼可能抗衡葉帷與金劍獅兩個?”

    “除非他還有什麼隱藏底牌沒用,可牧同學是今天才來的,你怎麼知道?”

    周症搖頭,鄙夷的道:“我不知道啊,但你連這都看不出來嗎?”

    “杜导师白教你几年了,你自己退班吧。”

    “滚,到底什么意思?”周症不解的道。

    天皓卻也不回答他,後面的同學也都是在好奇天皓這個心上恨不得長了一萬個窟窿眼的傢伙看出了什麼在這裏賣關子。

    唯有一旁的尹仇目光虛眯,頗爲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三百靈晶果然是物有所值啊,牧青風...”

    ...

    練習場上,葉帷與被它操控的金劍獅前後圍堵師夢,的確是將師夢的活動空間壓縮到了很小。

    然而當真正的攻擊落下時,卻仍然是差了一點,一人一獸的攻擊無論是誰先誰後,亦或是同時而至,師夢卻總是能夠恰如其分的“驚險”躲開。

    數個回合後,葉帷所散發出來的靈光氣息,逐漸變得微弱了下來,召喚金劍獅並且控制,需要消耗不少的靈光,師夢卻不過是一直在移動,根本就沒有多大消耗。

    砰!

    又是一次圍堵,而這時葉帷與金劍獅露出的空當卻是更大,他們瘋狂的在地面上肆虐,而師夢卻如同一陣青風般停在他們不遠處。

    “葉帷,結束吧,已經沒有必要再鬥下去了。”

    “为什么!?”

    然而葉帷仍然滿臉的不服氣,疑惑不解,他已經控制了金劍獅的行動,師夢就算速度再快,也不可能這麼順利的避開他們的攻擊纔對。

    可師夢每一次做出的動作,就彷彿擁有讀心術一樣,能夠預判他的行動。

    師夢攤手,道:“等到這場戰鬥結束後,我會告訴你答案,不過...你得支付我一些報酬。”

    “就二十灵晶吧,这已经算是友情价了。”

    葉帷緊緊地捏着拳頭,拳頭上明顯可見的血管能夠表達出他現在內心究竟有多麼的憤怒。

    他此前只與風吟學院導師級別的那種人物交過手,修爲上的差距令得雙方的戰鬥自然沒有絲毫勝算。

    然而如同師夢這般先前在他眼中的普通傢伙居然讓他像個小丑一般在這練習場上跑來跑去,自己卻連他的衣角都還沒有碰到過。

    葉帷用眼角的餘光斜撇了一眼練習場下的諸多目光,彷彿是從中看出了鄙夷與嘲諷。

    實際上那不過是他強烈的自尊心在作祟,場下的天皓等人,都處於鑄鼎境圓滿,師夢與他的這場戰鬥只不過是他們用來了解,這兩個未來可能成爲他們強力競爭對手的重要環節。

    然而場上的葉帷已然處於強烈的自我暗示的心理之下,旋即他雙手再度向前平推,緊接着又是隱隱有着門戶在其面前形成。

    “他还想做什么?”

    師夢盯着葉帷,按照後者鑄鼎境內境的實力,能夠召喚出金劍獅這種級別的靈物已經是上限了纔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