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萬靈世界 > 第十八章 万年老三休问羽
    第十八章

    師夢側目,身旁的黑衣少年突然出現攔住了他,此前他完全沒有察覺到此人的靈光氣息,但他必定是一開始就在這練習場了。

    因为练习场上的结界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不过对于他是谁,师梦没有丝毫的兴趣…

    “放开。”

    師夢眉頭皺起,他看向少年的目光平靜,那份對於葉帷的殺意並沒有隨意發泄向其他人。

    “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你無權插手。”師夢再道。

    黑衣少年微微搖頭道:“剛剛葉帷已經認輸了,你卻仍舊準備下殺手,這已經違揹你們兩人切磋的初衷。”

    “你这一掌若是落下,叶帷必死。”

    師夢也知道如果他要對葉帷下殺手,是絕對會受到阻攔的,所以他提前張開了練習場的結界,卻沒想到還有一人提前就在場上了。

    他感知不出眼前這少年的靈息強度,這便說明其實力遠在如今的自己之上。

    憑現在的他絕對不會是此人的對手,所以即便心中仍舊對葉帷懷着殺意,師夢也知道今天葉帷是殺不成了。

    所以師夢先只能強壓下心頭的怒火,周身靈光消散。

    “休问羽学长?!”

    而這時,剛剛被師夢的殺意嚇到呆滯的葉帷這才稍稍緩過神來,緊接着他認出了來人。

    休问羽…

    師夢知道這個名字,他同樣是風吟學院中的風雲人物,幾乎不輸給南柯夢以及李奧。

    怪不得就算是休問羽大概是以自己的特殊靈光隱藏了自己的身形,他也全然感知不到休問羽的氣息。

    休問羽鬆開了按住師夢的手掌,看着師夢的眼神中掠過一絲驚詫,他本以爲處於極怒狀態下的師夢會對他出手。

    “牧青風,你瘋了不成?這不過是一場切磋,你居然想殺我?”葉帷看向師夢,有些惱怒的斥問道。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师梦仍旧冰冷无比的眼神。

    “葉帷,今日之事,我並沒有打算就此罷手,只是眼前的這個人我暫時還不是對手罷了。”

    “不過你的這條命,我是一定要取的。”師夢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你...”

    葉帷盯着師夢佈滿寒光的眸子,不由心顫,但也終於明白了一些什麼:“你想殺我,難不成只是爲了那幾只銀鬃靈犬?”

    “那只不過是試煉之森裏,學院爲了鍛鍊學員羣養的一些下等靈物罷了!”

    師夢緩緩握攏拳身,哪怕他再是理智,葉帷的這番話仍然再度二次激怒了他,一旁的休問羽眼角餘光一掃,旋即手臂一揮。

    只見在他身旁,一層隱藏了痕跡的陰影褪去,陰影之下,正是那剛剛被師夢向練習場外送下去的小白。

    小白也是在此時醒了過來,而當它注意到自己旁邊的幾道靈光氣息後,紅色的眼瞳中立即有着怨恨的神情涌出,就要撲向葉帷。

    御獸靈印能夠強制性的控制靈物的行動,但憑葉帷的實力不可能抹滅靈物本身的意志。

    所以自己家人是如何被葉帷殺死的,小白皆是親眼所見。

    不過正當它有所動作,師夢俯身抱住了它,任由它因爲極怒的爪子在自己的身上抓撓。

    “抱歉,答應你的事沒能馬上做到,不過我一定會做到的。”師夢鄭重道。

    休問羽眼簾微垂,低聲道:“畜生,你也想找死不成?”

    他話音剛落,師夢忽然猛地起身,周身風靈光驟然凝聚在掌心之上,風層成型,一掌轟然拍向了休問羽。

    休問羽擡手一掌拍出,那手掌之上有着灰黑色的靈光涌動,宛如一層陰影,令得他的手掌看起來彷彿是一道淡淡的影子,極不真實。

    兩人手掌對接,師夢只覺得自己一掌似乎打在了空氣中,毫無拍中實物的感覺。

    “休問羽,人的忍耐是有極限的,如果你想陪葉帷一起的話,我沒有意見。”

    “口气倒是不小。”休问羽淡笑了笑。

    便在這時,那名先前前去聯繫導師的學員終於是與導師一起趕了回來。

    導師解開了練習場上的結界,天皓等人立即躍上了練習場。

    有導師在場,師夢也只能暫時收手,而小白在他寬慰了幾句後,先是被葉帷送回了試煉之森中,小白身爲靈物的靈光太弱,否則剛纔就該跟金劍獅一樣隨着葉帷的靈光劇烈波動而一起消失了。

    “休问羽,你有点过分了。”

    天皓站在師夢前方,聲音低沉的道,他在練習場已然看懂了一切,所以天皓也相信休問羽能夠看得出來,現在場上的這隻靈犬對師夢來說似乎是有着極爲特殊的重要性。

    而休問羽之所以選擇繼續激怒師夢並不是託大,恰恰相反,這人是在利用話語來確認,他想探師夢的底。

    “呵呵,天皓,你來到這丁字巳班以後,感官倒真是越來越遲鈍了,若非是我,你們班的這場切磋便是會鬧出人命,到時候你們這些旁觀者就都有責任。”

    休問羽笑笑,然而在那笑容之下,言語之間似乎有些針對之意。

    “所以你今天爲什麼來,是想來找茬的嗎?”天皓眼瞳之中,隱隱有着雷光跳動。

    “呵呵,被我休問羽打敗過的對手,從來都不再被我放在眼中,更何況是身處在這種班級的你,還想有翻身的機會?”休問羽聳了聳肩。

    “無論是哪個班級,都是學院的一部分,並不能成爲你來到我們班的地方,耀武揚威的資本。”

    師夢看向休問羽:“更何況你也未必就不能被打敗,我覺得要是李奧學長或者南柯夢學姐站在這裏,或許才更有說服力一些。”

    李奧以及南柯夢這兩個名字,便是休問羽在這風吟學院中心中唯一的痛楚,所以都知曉這些的老學員,無人敢提及。

    只見休問羽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他眼神陰翳,對着師夢道:“那我便等着有人來打敗我,無論是天皓,還是你這個現在還只有內境的傢伙。”

    师梦淡笑了笑,毫不避讳的道。

    “你用不着等,南柯夢學姐和李奧學長,你能打得過其中任何一個,我馬上就從風吟學院退學。”

    他自然也是看了出來,休問羽剛剛是在利用小白來試探他,這種利用他人逆鱗來進行試探的方式,惹怒了師夢,更何況他現在還打不過休問羽。

    那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先过过嘴瘾了。

    休問羽聞言,靈光氣息立刻變得有些暴躁起來,但有着導師站在身邊,他也不敢妄動,只能是看着一臉得意的師夢在心裏暗怒。

    但在这时,师梦又补了一句。

    “你是不是真男人啊,這都忍得住,真是一點脾氣都沒有的嗎?少年人一點都不熱血,怪不得是個萬年老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