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我在鎮妖司裏吃妖怪 > 第十章 孩童失踪怪案
    秦少游沒有給薛青山反悔的機會,催着拿到了手令。

    小心收好後,他又說:“姐夫,你給我詳細講講綿遠縣孩童失蹤的案子。”

    既然接下了任务,就要做足准备。

    除了装备,对案情的了解,也是必须的。

    “好。”

    薛青山壓下了心中的莫名不安,介紹起了案件情況:

    “根據綿遠縣的守夜人彙報,從上個月起,在綿遠縣境內便發生了多起孩童失蹤的案子。

    剛開始,當地官府只當是普通的拐賣案件,派了捕快去調查。

    但是沒過多久,參與調查的捕快,便齊齊慘死在了家中,死狀可怖,死因成謎。

    當地官府這才意識到案子不簡單,急忙通報給了守夜人……”

    聽着薛青山的講述,秦少游對綿遠縣孩童失蹤的案子,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這不是兩三個孩童失蹤的小案子,而是涉及到幾十上百個孩童失蹤的連環案!

    而且童失踪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這說明偷盜孩童的邪祟,根本沒有把綿遠縣的官府與守夜人放在眼裏,還在囂張作案。

    當然,綿遠縣的官府和守夜人,也確實不怎麼給力。

    他們雖然想盡了辦法展開調查,卻進展緩慢,一直沒能查出什麼有用的線索。

    更别说是铲除邪祟,救回失踪孩童了。

    綿遠縣當地的百姓,被這個案子鬧的人心惶惶。

    尤其是家裏面有孩子的,那叫一個緊張和恐慌,生怕下一個失蹤的就會是自家孩子。

    面對巨大的壓力,綿遠縣官府和守夜人只能向上級部門求援。

    于是这个案子才被提交到了雒城镇妖司来。

    薛青山講完了案情,又道:“情況就是這樣了,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秦少游提出了一個疑問:“姐夫,這個案子有些複雜啊,連當地的地頭蛇都查不出線索,我這個菜鳥新人去了,又能查得出什麼?”

    薛青山对此早有安排。

    “你手底下的朱秀才,就是我專門調給你的查案好手。有他幫忙,應該能夠查得出線索。再說了,不是還有我嗎?你要是真遇到了困難,派人回來找我,我調高手去助你。”

    有了薛青山的這句保證,秦少游放下了心,笑道:“謝謝姐夫,姐夫真好。”

    薛青山顿时打了个寒颤,全身汗毛倒竖。

    這話要是小姨子說的,薛青山會覺得渾身通泰,可是從秦少游的嘴裏冒出來,怎麼就是那麼的噁心呢?

    薛青山嫌惡的揮了揮手:“趕緊滾去收拾行裝,今天就出發,綿遠縣那邊可是催的很急。至於咱爹咱媽那裏,你就不用管了,我散衙後會去通知他們。”

    “是。”秦少游點頭答應,在和薛青山辭別後,徑直往差房去。

    薛青山把他送出門,看着他走遠的背影,忍不住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咱爹咱媽怎麼就沒有再生一個小女兒呢?”

    遺憾的搖搖頭,他轉身回屋,繼續處理這兩天積攢的事務。

    回到差房的秦少游,將手下召集到一起,告訴了他們要出任務的事。

    和秦少游不同,手下們聽說有任務,全都很高興。

    因爲出任務就有賞金,完成的好了,還有額外的獎賞。

    此外还可以积功。

    無論是力士們想要升職爲巡遊、枷鎖,還是朱秀才與馬和尚想要由吏而官,都必須要積攢到足夠多的功勞才行。

    所以他們聽到有任務,就像是餓狼嗅到血腥,全都興奮的紅了眼。

    就連馬和尚也不例外,一邊宣着佛號一邊說:“不管是拍花子還是黑眚,我一定要多超度幾個!”

    当然,他们也很清楚,出任务会有危险。

    只是和危險、妖鬼相比,他們更怕沒錢與沒權。

    看到手下的反應,秦少游把準備用來提振士氣的話,咽回到了肚子裏。

    這些傢伙一個個恨不得嗷嗷叫,哪裏需要他來提振士氣?給他提振還差不多。

    “走吧,去领装备。”

    秦少游招呼了一聲,帶着手下出了差房,來到武庫。

    在給看守武庫的守夜人,出示了薛青山的手令後,他們被獲准進入。

    秦少游進到武庫,先是打量了一下里面有些什麼裝備,然後對朱秀才等人吩咐:

    “多帶幾把刀,方便替換,還有盔甲也多拿一副。有會使長兵的沒?挑幾件帶上。還有盾牌、弓弩、袖箭這些,能帶的都帶上。”

    “啊?”

    朱秀才与马和尚等手下有点懵。

    我们不是去调查孩童失踪的案子吗?

    怎么搞的好像是要去跟邪教妖人开战一样?

    用得着带上这么多的武器装备吗?

    遲疑了一下,馬和尚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小聲勸道:“大人,我們沒有必要帶這麼多的裝備吧?”

    秦少游的態度很堅決:“帶上。寧多勿少,有備無患。”

    見此情況,馬和尚與朱秀才等人不再多言,紛紛按照秦少游的要求,拿取裝備。

    很快,拿了幾把刀,選了兩副甲的秦少游,注意到武庫一角存放的東西不太像是武器裝備。

    他擡手一指,向直冒冷汗的武庫管理人員問道:“那邊放着的是什麼?”

    武庫管理人員一邊用袖子擦着額頭上的冷汗,一邊回答:“是飛虎爪,迷香等雜物……”

    他管理武庫這麼多年了,還是頭一回見到有人領取這麼多的武器裝備。

    你当这里是菜市场,跑来进货了?

    拿這麼多的武器裝備,你是想要把自己打造成鐵刺蝟嗎?

    偏偏秦少游拿來的手令,是薛青山親自簽發的。

    而且上面也寫了,允許秦少游他們多拿些武器裝備。

    再加上秦少游跟薛青山的關係,讓武庫管理人員對他們的‘進貨’行爲,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還得全力配合。

    “飞虎爪?迷香?”

    秦少游想了想,扭頭吩咐朱秀才:“去拿一些帶上,順便看看有沒有別的有用雜物,也弄點兒。”

    “是。”

    朱秀才點頭領命,反正現在帶的武器裝備已經有很多了,也不差這麼一點。

    秦少游卻是想起了一件事,急忙補充道:“對了,還有發信號的穿雲箭,也多拿點兒。”

    “好的。”朱秀才应道。

    旁邊的馬和尚與力士們,在聽到了秦少游的新吩咐後,都很詫異。

    带多点穿云箭他们还能理解,呼叫增援嘛。

    可飞虎爪、迷香这些东西,带上做什么?

    我们是去查案的,又不是要翻墙入院当采花!

    倒是朱秀才又一次悟了:“大人這是料敵從寬,免得在遭遇突發情況時,被搞的措手不及,束手無策。”

    緊接着又吹捧道:“大人這些安排,頗有兵法之道,名將之資啊!”

    秦少游啞然失笑,擡手指了指朱秀才:“不愧是讀過書的人,會說話就多說點兒。”

    緊接着,他叫來兩個力士幫忙,穿上了一副剛剛領到的鎧甲。

    又在外面套上了一件寬大的罩袍,在紮起了袖口、領口後,鎧甲被隱藏在了罩袍之中,輕易不容易被發現。

    在披甲的時候,秦少游還從胸口摸出了一隻貼有符紙的銅鏡。

    本來他是想要把這隻銅鏡收起來的,可是在想了想後,又放回到了胸口。

    多个防护,多份安全。

    贴身更呵护。

    對於秦少游披甲的行爲,朱秀才與馬和尚等人反倒是不驚訝了。

    現在這個世道,城裏面的秩序還好點,出了城,那就真的是步步危機、處處危險。

    尤其是他们去绵远县,要翻山越岭。

    路上就算不會遇到妖鬼邪祟,也有可能會碰見山賊土匪、豺狼野獸。

    提前披甲,好過遇襲時手忙腳亂。到時候,只需將頭盔一戴,便可衝陣殺敵。

    所以,不止是秦少游,他們在拿好了裝備後,同樣也是要披甲的。

    “你們在這裏拿裝備,我去靈物房挑幾件靈異物品。”

    穿好鎧甲,秦少游拿過兩支袖箭貼身攜帶,然後吩咐了一句,便轉身離開武庫。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我没有听错吧?大人还要去拿灵异物品?”

    “我們這次真的是去查孩童失蹤案?不是去跟邪教妖人決戰?”

    朱秀才與馬和尚等人的心中,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問號。

    而武庫管理人員望着秦少游離去的背影,則是在心裏面悄悄嘀咕:“這人指定是有點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