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品國將 > 第772章 绑架案
    眯眯眼,乃是一種充滿對黃種人種族歧視的惡劣稱呼。

    听到这个称呼,四人的心中都难免涌动火气。

    尤其這個黑人態度粗暴野蠻,這更是讓那兩個男生坐不住了。

    程前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我爸可是前程集團的董事長,程萬里!他資產有幾十個億!”

    “尤其他人脈寬廣,黑白通吃!我勸你小心點!”

    程前習慣性地將在國內遇到矛盾是的狠話都說了一遍。

    若是在國內,大家一聽到程前他爸程萬里的名號,那麼多少都得給他幾分面子。

    然而。

    这里是海外。

    程前的話一出,酒吧裏頭那些彪悍的男男女女眼睛忽然一亮。

    他們的視線再看向程前的時候,猶如看到了一個寶貝。

    那高大黑人闻言,也忽然裂开嘴笑了起来。

    “真的吗?”

    “你爸真的那么有钱?”

    高大黑人用英语问道。

    程前见到黑人发笑,还以为黑人是害怕了。

    于是他回答:“当然!”

    “不信你去打聽打聽,我爸的珠寶生意做遍全世界!”

    一旁的张亚也想要在女生面前出风头。

    於是他也不甘示弱地說道:“你也可以去打聽打聽,我們張家的名聲。”

    “我爸张天可是做房地产的!”

    “我們張家的地產公司,資產已經快要近百億!”

    黑人听到这话,笑得越发开心。

    “不错,不错。”

    “你也不错!”

    他审视着张亚和程前,仿佛看着两座金山。

    而四名留学生的心中,已经开始安定下来。

    毕竟他们都已经报出了家势。

    按照國內的慣例,只要自報家勢之後,別人想要動他們也得掂量一下後果。

    程前自以爲大局已定,他開始不耐煩地朝着那個黑人揮手。

    “好了,快滚开!”

    “别影响本少和妹子们喝酒!”

    “死一边去!”

    程前报出了自己身份之后,气势也已经上来。

    他不再将眼前这个黑人放在眼里。

    曾經在國內的時候,程前也曾招惹過一些兇悍的道上人物。

    但是他一旦報出自己身份之後,那些道上人物同樣只能敬酒賠罪,然後悻悻離開。

    然而。

    这一次那黑人却没有识趣离开。

    他那白森森的眼睛,望向了易小梅和王婷婷。

    這兩個肌膚白膩,柔柔弱弱的女生,使得黑人的眼中露出貪婪的光芒。

    只听黑人问道:“那么这两位小姐呢?”

    “难道你们的家中,也很有钱?”

    兩個女生十分厭惡黑人那不斷在她們身上掃來掃去的視線。

    她們起初很怕,但是隨着程前和張亞氣勢提升之後,她們便也沒那麼害怕了。

    易小梅故作勇敢道:“当然!”

    “我爸可是開工廠的,他名下有五家工廠,並且認識很多道上人物的!”

    “以前有一些混混想要進工廠鬧事,結果被我爸叫了上百號人過來把他們腿打斷!”

    易小梅希望這樣說,能夠嚇到這個酒吧裏那些彪悍的人。

    然而她的這些話,卻讓周圍的這些男男女女眼睛越來越亮。

    那个高大黑人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兴奋。

    張婷婷似乎察覺到氣氛不對勁,她從兜中掏出了手機。

    她舉着手機說道:“你最好別再來騷擾我們!”

    “不然我打电话给我爸,或者打电话报警!”

    “你要考虑清楚后果!”

    張婷婷沒有想到,她掏手機的舉動居然一下子激怒了那個黑人。

    黑人原本的笑脸,一下子变得狰狞无比。

    “敢报警?!”

    他怒吼一聲,一把搶奪過張婷婷的手機,然後居然用雙手將那手機硬生生折斷成爲了兩半。

    張婷婷一愣,隨後下意識叫道:“你弄壞了我的手機?”

    “你赔我手机!”

    程前也忍不住站起身来,揪住了黑人的衣服。

    “你想要干什么?”

    “你凭什么抢我同学的手机?”

    “信不信我一个电话打给我爸!”

    程前气势汹汹。

    作为一个富二代,他的脾气可不小。

    黑人却狰狞一笑。

    然后他伸出大手,猛地按住了程前的脑袋。

    下一秒黑人猶如扣籃一樣,按着程前的腦袋猛地砸在了桌上。

    “嘭!”

    桌子被砸得一颤。

    程前的脑袋一下子被砸破,鲜血横流。

    劇痛使得程前參加起來,他甚至差點昏厥過去。

    张亚吓得猛地从座位上蹿起来。

    易小梅和张婷婷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黑人揪住程前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

    隨後黑人還從他的身上搜出了手機,拍在他的臉上:“打,現在就打給你那有錢的老爸。”

    “告诉他,让他准备好八千万赎你回去。”

    “否則,我一天割你一根指頭,割到他願意交贖金爲止!”

    程前的双腿颤抖起来。

    黑人手腕一翻,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匕首。

    他猛地將匕首用力一砍,直接砍在程前的一根小手指上。

    只见那程前的小手指直接被斩断,鲜血横流。

    “啊!!!”

    程前痛得惨叫起来。

    剧痛使得他的脸庞都扭曲起来。

    張亞、易小梅和張婷婷三人更是嚇得面色蒼白。

    绑架!

    这种事情,他们只在电视里见过。

    誰能想到,他們第一次出國逛酒吧,居然遇到了綁匪!

    他們只是三個留學生,何曾見過這麼兇悍的綁匪?

    张亚颤抖着手,忍不住想要掏出手机报警。

    然而。

    只見周圍酒吧裏那些彪悍的男男女女忽然站了起來,將三人完全包圍起來。

    张亚吓得手一颤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

    “救……救我们啊!”

    三人驚恐地望着酒吧裏的旁人,期待從他們處獲救。

    可是。

    那些壯漢卻衝了上來,將三人牢牢按住,然後從他們的身上搜出了所有通信設備。

    這三個留學生冒冒失失就闖入了龍潭虎穴,他們立刻成爲了這些罪犯眼中的肥肉。

    一個留着大鬍子的白人衝那黑人壯漢說道:“詹姆斯,等拿了這四個小崽子,我們雙方對半分如何?”

    这酒吧之中的绑匪,似乎是两帮人。

    如今這兩幫劫匪盯上了這四個留學生,所以爲了避免衝突開始分利益。

    一方是以黑人詹姆斯爲首,另一方則以這個叫做老約翰的大鬍子爲首。

    黑人詹姆斯回答道:“老约翰,我同意。”

    “不過等拿到贖金之後,這兩個小妞得歸我!”

    “我將她們帶去我的場子裏頭賣,她們還可以爲我賺四十年的錢!”

    老約翰大手一揮:“沒問題,你知道我喜歡的是男人。”

    “所以这两个少年,归我了。”

    “你們按好他們,我要好好開發一下這兩個少年。”

    周围的壮汉将张亚和程前牢牢按在了桌上。

    老約翰一邊解着自己的褲帶,一邊帶着淫笑朝着兩人靠近。

    这让张亚和程前吓得脸都绿了。

    一直聽說國外基佬多,他們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如果兩人今天被這個老外糟蹋,那麼他們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老约翰要扑向两个少年的时候。

    突然!

    “嘭!!!”

    酒吧緊閉的大門,忽然被人一腳從外頭狠狠踢開。

    随后。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酒吧外缓缓走了进来。

    正是轩辕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