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平赤劍 > 第二章 火锅洗浴城
    老馬火鍋城,霓虹燈閃爍彩色光芒,一隊穿着古裝的人踏着濛濛細雨走了進來。

    前臺的服務員見到新客,臉上掛起職業化的假笑:“先生您幾位?”

    古装的人们视她如无物,只在大厅里观察。

    大厅装潢古朴典雅,透出千年老店的大气。

    “這裏痕跡最重。”一位道士打扮的男子摸了摸自己頭上的髮髻,將髻上彆着的木劍形簪子取下,看着小劍在掌中不斷轉向,最終豎起:“當心了,那隻孽畜很可能就在這裏!”

    木劍形簪子在道士手中變作了一柄六尺長短的木劍,這劍造型古拙大氣,木紋細膩自然,一看就很值錢的樣子。

    “陳太柯,能不能感知到那隻畜生的位置?”道士問道。

    “這裏痕跡已經很重了,相當影響感知,只能判斷一個大致的方向。”一個瞎子張大了雙眼,好一會兒,黑洞洞的眼眶裏流出兩行血淚。

    這血淚流出之後,凝結起來,凝聚成兩隻胖乎乎嬰兒一般的小手,小手朝上指着。

    “在楼上!”陈太柯伸手指向头顶。

    众人见此点了点头。

    道士擡了擡手,手中木劍立刻帶着凌厲劍氣,沖天而起,將天花板戳透。

    众人随后腾空而起,跟随木剑上楼。

    大廳裏的服務員見到這場景,也沒有什麼反應,只是俊美無儔的臉上,又浮現出僵硬的笑容。

    ……

    木劍直上十七樓才停下,一行人於是也跟着在十七樓停步。

    他們過走廊,進入十七樓老馬火鍋洗浴城的洗浴區。

    進入洗浴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隻巨大的浴池,紅浪翻滾、牛油濃濁。

    馥郁而微嗆的火鍋味道帶着煮好的肉的異香從鼻孔直鑽大腦。

    “好香啊!”一名綠裙的少女輕嗅這肉香,不自覺嚥了一口口水。

    “這大池子……”道士將木劍收回,變回木簪,重新紮在髮髻之中,謹慎打量面前的大浴池。

    浴池里有许许多多的人。

    “這裏也是,正面看去,所有人的臉都是一樣的。”

    “側面看過,每個人又至少有十幾二十張面孔。”

    而且這些面孔之上,所有人顯現出來的神態都是愉悅一側的,喜悅、安詳、歡快……看不到半點的負面情緒。

    就彷彿,這池子,便是世尊大雄宣講過的,沒有一星半點不快樂的極樂界。

    名叫陳太柯的瞎子“環顧四周”,說道:“這浴池好似還在加熱,不像是活人應該用的浴池,聞這香味,倒更像是有人熬了一鍋濃湯在這煮肉。”

    他說着這話,大大咧咧地朝着浴池走了過去,伸手在浴池裏攪動一下,隨後收回了手,將沾染了些許浴液的手指伸到嘴裏嗦了嗦。

    “味道很不錯!”陳太柯挑眉,頗有些驚異:“如此費心,看來對於這孽畜而言,這大鍋和老湯,還是很重要的。”

    “畢竟是那畜生的‘神域’,是祂真形所化,哪有不重要的可能呢?”道士搖了搖頭:“還是趕快找一找那孽畜的位置吧。”

    “我瞧這畜生的‘真名’,多半是與這衆人一面、一人千面的表象有關。”

    “是嗎?”綠裙少女似乎才反應過來一樣的恍然大悟:“陳太柯,這鍋湯真的很好喝嗎?”

    陳太柯臉色一變,呵斥道:“周蚨月,這是那畜生神力所化的湯水,你可別動歪心思!”

    “好啦,知道啦!”周蚨月癟癟嘴,可愛的圓臉包子一樣皺起來:“不讓喝大不了就不喝嘛,生什麼氣啊。”

    她這樣說着,卻還是忍不住直勾勾看着面前的大浴池,貪婪地嗅着火鍋的香味,吞嚥口水。

    “誒,你們快看啊!”周蚨月盯着浴池,忽然大叫起來:“快看快看,這些人蛻皮了!”

    浴池裏浴液咕嘟嘟冒着泡,浴液溫度不斷上升。

    而隨着溫度的上升,浴池裏躺着的那些人,慢慢開始蛇一樣蛻掉皮膚,露出內裏嫩紅而有紋理的脂肪層。

    這時候,他們的臉上,那些愉快和喜悅之類的情緒也隨着一層皮肉褪去,露出了或猙獰,或憤怒的負面情緒。

    “他們這是……”周蚨月以手掩口:“是我們的到來打破了這裏原有的平衡嗎?還是說我們已經驚醒了那位……那畜生?”

    “大約是祂醒了吧。”陳太柯戒備說道:“都小心一些,這類畜生不是我輩修士所能夠對付的,叫祂完全甦醒的話,我們沒有半分生還可能的!”

    ……

    浴池里的异变,与锅炉房并不相连。

    鍋爐房裏,東方白仍舊呆坐着,看着齊勤坐在爐子前,以背部頂住爐門,時不時用手拍散偷偷從爐門縫隙裏鑽出來的火焰。

    那火焰得了齊勤脊椎骨粉的助燃,此時異常的活躍,時時刻刻想要從鍋爐裏鑽出來,獲得自由。

    然而齐勤堵着门,它出不来。

    出不来,又想出来,于是便生气。

    它越是生气,火焰的燃烧便越是炽烈。

    於是,外面的浴池便越是受到加熱,溫度上升。

    “齊勤,你媽的,你有沒有良心?”爐火在鍋爐裏大聲叫罵。

    齐勤没听到一样,依旧同东方白说些琐事。

    “白哥你別看我那女朋友平時冷冰冰的,其實她私下裏人可軟萌了,她那幾個閨蜜也都是這樣的,你別害羞,我過兩天讓她給你介紹一個閨蜜,好讓你早點脫單。”齊勤樂呵呵說着。

    東方白有點開心:“那真是應該多謝你了,要是能成的話,我請你們兩位吃火鍋!”

    齊勤有些難以啓齒,撓了撓頭,另一隻手拍散從爐門裏鑽出來的火焰,說道:“就是,白哥……我談了女朋友嘛,也不好再住宿舍,我們是想一塊搬出去住的,但是,我最近手頭有點緊,你看你能不能……”

    “哦哦。”东方白心领神会。

    怪不得又是帶吃的,又是給自己介紹女朋友的,原來是有這茬在等着呢。

    东方白摸了摸兜,掏出一瓶钱来,递给齐勤。

    “这些够吗?”东方白问道。

    齊勤看了一眼那瓶中浮動的人臉數量,略微一數,眉開眼笑:“夠了夠了,謝謝白哥,說起來,白哥,給我這麼多,不會影響你自己正常生活吧?”

    “我又沒有女朋友,也不需要搬出去吃住,不影響的。”東方白說道。

    他们正说着话,锅炉房门口传来脚步声。

    东方白听到脚步声,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