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平赤劍 > 第三章 面
    鍋爐房的門被推開,一位面容精緻,氣質微冷的嬌俏少女探頭進來,朝着鍋爐房內部看了看。

    “有什么事情吗?”东方白问道。

    少女的目光在東方白身上有略微的停留,隨後她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應該是離開了,然而又沒有聽到離開的腳步聲。

    “她怎么跑到我们这里来了?”东方白纳闷。

    齊勤似乎有些恍惚,俊美得彷彿天人的面孔上帶着濃重的疑惑。

    東方白注意到了他的疑惑,於是問道:“你怎麼了?”

    這時候,綠油油的火焰從爐門縫隙裏鑽出來,東方白原以爲齊勤會跟方纔一樣,一巴掌將火焰拍滅,然而齊勤完全沒有動作。

    他似乎仍然在纠结和疑惑。

    “火!火!注意點火啊!”東方白連忙衝上去,學着齊勤的模樣,一巴掌拍在那綠油油的火焰之上。

    触手稍凉,质地柔韧。

    这火焰的触感,很像是……人的手掌?

    東方白感覺到自己的手似乎被抓住了,也是有些疑惑,於是低頭看過去。

    那火焰,並沒有被他拍散,而是凝結起來,聚成一隻手,拽住了他的手掌。

    哦,是火焰的手掌啊。

    東方白稍微用了一些力氣,掙脫了火焰的手掌,收回了手。

    他面向齊勤,說道:“你的火,你自己來熄。”

    齊勤這時候纔有些恍惚地點點頭,隨手一巴掌將火焰拍滅。

    東方白注意到,他的臉上,一半是開懷的笑,一般是濃重的疑惑,兩面相互糾纏,看上去很有一些奇怪。

    然而這兩相矛盾的表情出現在他俊美的臉上,倒也並不難看,反而有種妖豔的美感。

    東方白於是也就沒在意,而是隨口問道:“你在想什麼,看起來很疑惑的樣子。”

    齐勤这时候,抬头看向东方白。

    他忽而愣住。

    東方白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便發覺齊勤在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臉看。

    他於是好奇問道:“你在看什麼?我臉上有花嗎?”

    “白哥……”齊勤的聲音中帶着深摯的困惑和不解:“爲什麼……你似乎和我,長得不一樣?”

    东方白一愣,本能般地呼吸停滞。

    好片刻,他說道:“我們不就應該長得不一樣嗎?”

    “但是爲什麼會不一樣呢?”齊勤站了起來,俯視坐在凳子上的東方白:“爲什麼你會不一樣?你,和剛纔那個女人,都不一樣!”

    “为什么?”齐勤问着,向前迈了一步。

    东方白吞咽一口唾沫,心头狂跳。

    “不一样吗?”东方白反问。

    可是,不一样不是很正常的……

    念头流转到此,思维像是卡了壳一样。

    不一样,是正常的吗?

    还是说一样才是正常的?

    “爲什麼似乎不一樣呢?”昏暗的鍋爐房裏,綠油油的火焰失去了齊勤的鎮壓,從鍋爐裏一點一點,鑽了出來,將房間照亮。

    這光芒也是綠綠的,映得人臉上身上,也都一片綠色。

    借着这绿光,齐勤终于看清了东方白的正脸。

    “你就是不一樣!”齊勤眼眸裏放射綠光,就像是,他身後那一個,剛從鍋爐裏鑽出來的火一樣!

    “你不一样!”东方白身后传来稚嫩的声音。

    一罐罐摆放好了的啤酒在叫嚷。

    他們都是小孩子模樣,吵吵嚷嚷,童音令人煩躁。

    東方白此時並不能判斷長得不一樣到底是不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有一點他可以確定——自己此時的處境很危險!

    我跟齐勤,是不一样的!

    東方白有了如此的明悟,隨後他看着齊勤緩慢地,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

    切了一小塊脊樑的緣故,齊勤此時腳下動作遲緩。

    而齊勤身後,那個火已經徹底的從鍋爐裏鑽了出來。

    它的脸也是俊美的。

    跟齊勤一樣的俊美,也跟齊勤的女朋友一樣的俊美,還跟齊勤的便當盒裏的那份面一樣俊美。

    也跟齐勤喝过的那罐啤酒一样俊美。

    他们是……同一张脸!

    東方白心頭狂跳,來不及思考,先齊勤和綠火變作的齊勤一步,奪路跑到鍋爐房門口,一把拉開門,向門外衝去。

    門外,先前探了腦袋進到鍋爐房裏的那位少女撐着一把形制怪異的紙傘,站在門口,似乎正在等候。

    “看來你已經發現了一些不對勁了,對嗎?”少女見着東方白出門,輕輕開口。

    東方白看着她與齊勤不一樣的面孔,心中竟有了些許的安全感。

    這種安全感,很熟悉,但是東方白無論如何想不起曾在何處,在何等境況之下體會過這種感覺。

    “你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對嗎?”東方白問道。

    少女將紙傘收攏,上前一步,抓住東方白的衣領。

    忽然,耳畔风声呼啸。

    东方白手上、脸上仿佛被刀子割了一样的疼。

    耳朵也冻得厉害,耳畔似乎有呼呼的风声。

    只一瞬,這種感覺便消失,東方白本以爲這一切只是錯覺,然而他定下神來,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之中。

    这是一个大浴池,也是一口大锅。

    這口鍋,應該是距離自己在二樓的鍋爐房有十幾層樓的距離的大浴池。

    浴池里,满满当当躺满了人。

    這些人脫去了皮,露出粉色的脂肪,脂肪猶如果凍,在火鍋洗浴城黯淡的光芒之下,反射水光。

    他們脫去了皮的臉龐上,浮現出來的是猙獰、憤怒、哀傷、痛苦、絕望等等諸般表情。

    东方白看到他们,忽然心悸。

    胸口憋闷。

    火鍋洗浴城內部悶熱潮溼,不利呼吸,他有些發怵。

    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发憷。

    嚥了一口唾沫,東方白小心地往身邊持傘的少女身後挪了挪。

    这个举动带给他一丝安全感。

    “看到這些人,有沒有什麼想說的?”少女開口問道。

    東方白用力搖了搖頭:“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他們來這裏工作,工作完了之後領工資回家去購買生活所需……”

    “我從沒見過這種工作方式。”少女似乎在冷笑。

    “而且,他們這些人蛻下來的皮,無論老幼,無論男女,正面看去,臉都是一樣的!”少女此時轉過頭,看着東方白,眉眼之間是凜冽的嚴肅:“所以我覺得,在這種環境之中,而長着與他們不同面孔的你,應該能給我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又或者,你本人,就是这条信息。”

    东方白呼吸再次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