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平赤劍 > 第五章 饵
    一道蓝色虹光从天边划过。

    這藍光看來顏色並不深邃,也並不顯咄咄逼人。

    肉眼看來,它飛的很慢,莫名的,有一種情人相擁,輕聲呢喃的溫柔瀲灩。

    但这似乎,只是一种错觉。

    因爲這藍光一閃而逝,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在齊勤巨大的脖頸處飛行一圈。

    立刻,齊勤臉上的表情和身體的動作就都停了。

    原本正因看見了東方白而出現的僵硬而詭異的笑容頓住,一切的生息漸漸消散。

    “轟隆隆”有人輕輕吹了一口氣,齊勤碩大的頭顱便整個從脖子上掉落下來,從十七層往下掉。

    好一会儿,东方白才听到头颅落地的声音。

    东方白还被震撼着,便被人从地上拉起来。

    一名綠裙的少女來到東方白麪前,將他拉了起來,好奇問道:“你是誰人?剛剛那隻妖孽好似認得你。”

    片刻,東方白才回過神來,定定看着眼前的幾人。

    这几人,造型奇怪,看待自己的表情更奇怪。

    雖然他們看着比先前那個持傘的少女更加和善些,可是東方白仍是記得,這羣人將一大堆人活生生打成青煙。

    杀人犯!

    先前那個少女,雖然也挺兇,但東方白起碼沒見到她殺人。

    所以相形之下,還是跟着先前的那個少女更加安全一點。

    東方白衝着面前這些人乾笑,迅速地轉身向後看。

    自己被踢来的方向,空无一人!

    那持伞的少女,不见了!

    “你在找什么?”周蚨月好奇问道。

    “没,没什么。”东方白立刻摆了摆手。

    瞎眼的陈太柯朝着东方白来的方向看过去。

    空空荡荡,什么异常都没有。

    “我看你身上沒有靈力,似乎,只是個尋常人。”一個道士打扮的男人笑了笑,拍拍東方白的肩膀:“放心吧,我們都是修士,會保護你的。”

    东方白略微犹豫一下。

    他并不相信面前的这个道士的话。

    不過表面應酬還是要有,於是東方白做出感恩戴德的模樣,朝着道士諂媚地笑:“那就謝謝您了。”

    道士看到東方白的樣子,稍稍安心,卻暗自扣住了手中木劍形髮簪:“小兄弟,你叫做什麼名字?”

    “道兄,我叫东方白。”东方白殷勤回答。

    道士笑了笑:“貧道名叫東方正,道號天齊,小兄弟你管我叫天齊道兄便可。”

    周蚨月聽到這句話,眼底露出一些迷惘,看向道士。

    道士面無表情,拉着東方白避開人羣,走到一旁:“小兄弟,你我都姓東方,算是本家,爲兄我呢,與朋友聽聞此處有妖邪降世,這纔來到這裏,想要爲民除害,斬妖除魔。”

    “只是你也見到了,我們這些人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煩,就是我們找不到我們要斬殺的那個妖邪……剛剛那個大個子的小妖你見到了吧?”

    “看见了。”东方白犹豫。

    他朝着齐勤尸体的方向看了一眼。

    齐勤完全没有动静,好像是真的死了。

    可是,东方白心头隐隐有些不妙的预感。

    “那樣強大的妖,在爲兄我的劍下,活不過三息!”天齊道士自矜地笑着,頗有一些傲氣:“所以小白老弟,不必擔心,以爲兄等人的能耐,定然能夠護你周全。”

    “真的?”東方白按下了心頭的不安,做出安心和舒了一口氣的姿態:“那就太感謝天齊道兄了!”

    “只是啊……”天齊道士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樣,有些爲難道:“小白老弟,我們這些人是來斬妖除魔的,如今卻找不到那些妖魔……你能幫幫我們嗎?”

    東方白乾笑:“這……天齊道兄你們如此強橫都沒辦法的事情,我一個普通人,能做什麼呢?”

    “誒,小白老弟,話不能這麼說的。”天齊道士拍了拍東方白的肩膀:“各人有各人的好處,我們找不到那妖,不代表你就找不到。”

    “天齐道兄你的意思是?”东方白犹豫着。

    他心头的不安越发强烈了。

    記得沒錯的話,剛纔的鍋爐房裏,想要對自己動手的人,可不止齊勤一個。

    “我瞧剛纔那隻小妖,你們好像是互相認識的。”天齊道士笑了笑:“能告訴我你是在什麼地方認識的嗎?”

    东方白抿唇。

    正思考间,耳畔传来轰隆隆异响。

    脚下的地面似乎在……震动?

    东方白惊恐扶住天齐道士的肩膀。

    天齊道士臉色異變,立刻一腳將東方白踢飛出去,隨後閃身回到了他那些同伴們身邊。

    “嘩啦啦”浴池裏火鍋湯底隨着地面的搖晃而撒了出來。

    汤底里浸泡着的人皮忽而齐齐的露出微笑。

    他们长着一样的脸。

    他们一样的干瘪。

    他们露出一样的笑。

    众人见此,纷纷头皮发麻。

    “这又是怎么了?”陈太柯皱眉。

    名叫周蚨月的少女從口袋裏拿出一隻勺子一樣的東西,高舉過頂。

    勺子上發出耀目的金色光芒,光芒凝聚成一隻球形罩子,將衆人罩在裏面。

    東方白被天齊道士一腳踹飛,撞在了什麼東西上,感覺被踹到了的腹部火辣辣的疼。

    这时候,东方白忽然记起了。

    自己之前被那名持傘的少女踢飛出來的時候,即便是飛了好遠,落地也都是平穩的,而且一點也不疼。

    所以,那名少女果然是比這羣人要安全一點嗎?

    东方白回头看。

    身后空荡荡一片。

    但東方白知道,持傘的少女就在自己身邊:“救命!”

    身边没有任何回应。

    東方白咬了咬牙,發狠說道:“我覺得你是不願意看到我受傷的,是這樣吧?”

    依旧没有回应。

    脚下摇晃的感觉越发剧烈了。

    遠處浴池裏的浴液開始沸騰,咕嘟嘟冒起泡,牛油火鍋的濃香瀰漫在空氣中,從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滲透進入人的肌膚。

    東方白有一瞬的迷醉,隨後感覺眉心一涼,似乎被人以微涼的手指戳着。

    这一丝丝的冰凉使得东方白清醒了。

    他于是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眉心的冰凉触感消失。

    东方白伸手向前揽,空无一物。

    “你在保護我!”東方白恍然點了點頭:“但是你不能,或者不願意讓我處於絕對安全的環境之中。”

    “你在钓鱼。”

    “而我是你的鱼饵!”

    明白了这一点,东方白心中暗骂。

    但罵歸罵,他其實沒有任何與這不知名的少女討價還價的能力。

    地面摇晃了好一会儿,便不再摇晃。

    四面八方傳來叫罵、哀嚎、求饒、以及肥皂在地面滑行的“滋滋”聲。

    而且这些声音,越来越近。

    東方白嚥了一口唾沫,向不遠處的一根柱子走了過去。

    背后靠着点东西,总是要有些安全感的。

    然而他才邁動步伐,便聽到身後有一羣人叫自己。

    “白哥,原来你在这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