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鬥羅從迎娶千仞雪開始 > 第五章千仞雪护夫君
    “剑斗罗是晚辈的叔叔。”

    独孤博听后眉宇间呈现出一丝忧郁之色。

    劍道塵心的實力要比自己高上太多太多了,要是出手,自己沒有任何勝算。

    更何況,面前年輕人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必然是天才中的佼佼者。

    “原來是劍鬥羅的侄兒,那今天事情就這樣算了。”

    独孤博微微一笑,落在了刘奕的身旁。

    在他落下的同時,劉奕明顯能感受到這個老傢伙散發出冰冷的寒意。

    如果不是對塵心有所忌憚,恐怕這個老傢伙已經將自己撕成碎片了。

    “多谢前辈。”刘奕拱手道。

    明哲保身才是长命之道。

    独孤博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雪星亲王。

    “雪星亲王,我们走吧。”

    “獨孤先生,就這麼走了的話,皇室顏面何在!”

    怎麼說,他也是天鬥帝國雪星親王,就這樣走的話,他的臉可就丟盡了。

    獨孤博眯了眯眼,“你可知道,他的叔叔是誰?”

    “他的叔叔,就是當今七寶琉璃宗長老之一,劍鬥羅塵心!”

    雪星親王忍不住倒退幾步,臉上露出惶恐之色。

    “雖然七寶琉璃宗一直是附屬天鬥帝國,但不完全是。”

    雪星親王握緊了拳頭,現在可謂是騎虎難下了。

    在不找个台阶下,他就控制不住了。

    “是谁胆敢在我的领地放肆!”

    一句冰冷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只見,三名教委跟着雪清河慢慢走來。

    本來雪清河已經離開了天鬥皇家學院,可奈何劉奕打鬥時間太快了。

    前脚刚出,就听到学院里发生战斗。

    本來她是不想管這些事情的,但是一想到劉奕,她還是帶着三位教委來了。

    “雪清河,你怎么来了?”

    “皇叔,我为何不能来?”

    雪星親王眉頭微微一皺,“當然可以來,只不過…現在本院正在處理一下事情,雪清河,你還是離遠點吧。”

    “哦?”雪清河眉頭一挑,轉頭環顧一下四周的天鬥帝國軍隊。

    当看到雪崩这副模样后也是忍不住脸色一变。

    “胸口肋骨全断,左脚踝脱骨。”

    “都是他!”雪星親王怒指坐在房頂上的劉奕。

    雪清河微微一楞,沒想到雪崩是自己相公所傷,這就怪不了別人了。

    “尘…”

    雪清河刚要说,就想到刘奕对她说过的话。

    “以後見過劉奕吧,塵川這個名字,好難聽。”

    …………

    “劉奕,是我找來的天至級教師,這次事情,我會調查清楚的。”

    雪星親王眉頭緊鎖,“爲何現在不調查清楚。”

    “皇叔,我有我的道理,你…无需多言。”

    面對趾高氣昂的雪清河,此時雪星親王沒有一點脾氣,也不知道是被王霸之氣嚇到了,還是因爲三名教委帶來的壓力。

    独孤博看向雪清河,“太子殿下。”

    雪清河转过身,“独孤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没事,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

    “嗯?了解什么?”

    “你剛剛也說了,劉奕是你引薦天鬥皇家學院的,他的武魂是七殺劍,爲何不在七寶琉璃宗,反而來到我們天鬥皇家學院呢?”

    刘奕轻身一跃,来到了两人的身旁。

    “天鬥帝國國法裏面,可沒有說過,擁有七殺劍武魂的魂師不能來當導師。”

    孤独博眯了眯眼,随后转身走向雪星亲王。

    “呵呵,小伙子,你很有意思,后会有期。”

    無奈,雪星親王只好跟着獨孤博一同離開了天鬥皇家學院。

    這也不怪雪星親王,就算劉奕不是塵家的人,也不能動。

    很明顯,雪清河非常看到劉奕,剛剛那句話也說了,劉奕只有他才能管理,別人,還不配。

    如今,强者如云,独孤博也是非常小心。

    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万丈深渊。

    马车中。

    雪星亲王无助的叹息一声。

    獨孤博安慰道:“好了,別再唉聲嘆氣了,老夫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傢伙背景如此雄厚,別說塵心了,就連七寶琉璃宗,你也不能擅自招惹。”

    “否则…就连老夫也……”

    雪星親王重重點點頭,事到如今也沒什麼辦法了,誰叫劉奕背景雄厚呢。

    刘奕单独房间里,千仞雪紧紧抱住他的身体。

    “相公,你知不知道,你剛剛有多危險,封號鬥羅這種頂尖強者,你還不是對手。”

    千仞雪抬起头,一脸心疼的看着刘奕。

    “没事,那个老家伙暂时还不敢对我动手。”

    “嗯?你是说,剑道尘心?”

    劉奕點點頭:“沒錯,雖然我沒有見過我那個叔叔,但我有這把七殺劍就足夠了。”

    千仞雪就像小猫咪一样,在刘奕胸口蹭了蹭。

    刘奕微微一笑,托着千仞雪的身体向后倒去。

    一个小时后。

    千仞雪變回來雪清河,小臉微紅的看着劉奕:“你在教學吧,有什麼事情你可以直接找我。”

    “好,拜拜,”

    “拜拜。”

    雪清河转身走出了房间。

    门外。

    三位教委互相看了看,不知道太子殿下和劉奕導師說了什麼。

    “太子殿下。”

    雪清河點點頭,冷聲道:“我們走吧,這件事情調查清楚了嗎?”

    “調查清楚了,是四皇子有意辱罵劉奕導師,所以纔會下這麼重的手。”

    雪清河眉頭微微一皺,“我知道了,你們回去通知一下,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父皇那邊我會和他說的。”

    “是!”

    望着幾人離去,劉奕穿好衣服,轉身走出房間。

    這件事情已經結束,自己還要去班級裏訓練學員。

    二年三班,裏面已經被打掃乾淨,椅子桌子也一字排好。

    當劉奕走進去的同時,班級裏的所有人紛紛低下了頭,生怕劉奕導師不高興,揍他們一頓。

    “现在,你们还有谁不服?”

    劉奕環顧一下四周,見到這一幕後,也是呵呵一笑。

    这帮纨绔子弟还得需要暴力解决。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們的導師,也是你們三年內的唯一導師,這期間,我會在你們中間挑選七人,組成一個戰隊,實力高者自然優先。”

    “我算了算,我們班級有十八人,那就說,有十一個人會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