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必不可能被套路 >第二章 逆天贅婿之奧斯卡影帝級…個毛的表揚!
    “喲?這就是你們雲家的女婿?看起來一表人才,樣貌不錯…只可惜…好像除了好看點之外,似乎沒什麼本事嘛,我聽說…除了在雲家白吃白喝,什麼能耐也沒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男子西裝筆挺,身材高大,刀削般的面龐,挺帥。

    讲真,他长着一张主角脸。

    要不是因爲眼神總是閃爍出小人形態的精光,還有那反派標準的面部表情,他絕對是一張主角臉。

    要是這人別顯得那麼輕浮,活脫脫就是領袖型選手。

    陈非凡如此评价。

    额…

    他對葉少的嘲諷完全沒放在心上,反而評價起眼前這位反派人物。

    “那可不是?一無是處的窩囊廢物!除了做些洗碗拖地等傭人才幹的活,從頭到尾就是個廢物。”雲雨兒輕蔑地看着蘇檀,彷彿看一個不入眼的螻蟻。

    “和您比…云泥之别!”

    连正眼都都不给。

    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看不起。

    “這贅婿,哪能和葉少相比,這廢婿根本無法和葉少相提並論!”老太在一幫幫腔。

    噢…天…這三個人,開口三言兩語就能把自己反派的氣質交代得這麼清楚,無論是語氣還是動作,一舉一動…一個微表情等等,都能讓人覺得他們三個就是個令人討厭的大反派。

    这种表达天赋…值得职业演员去研究。

    陈非凡心里佩服!

    不自觉点了点头,表示很欣赏的样子。

    完全没有半分被羞辱的感觉。

    好家伙…

    这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他脸上才对。

    被羞辱,被嘲讽,怎么可能会是这种表情?

    完全不对!

    三人還以爲陳非凡會怒氣衝衝,一臉憤慨反擊,亦或者羞愧低下頭…委屈要殺人之類。

    什么负面情绪都可以。

    反正不会是陈非凡现在这个表情。

    他们三人愣了愣…面面相觑!

    这家伙…不对劲!

    怎么回事?

    这家伙…在看戏?

    对,就是看戏!

    好小子,居然不把三人的話當回事,眼前的三個人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怒火更甚。

    【叮~宿主请注意你的情绪!】

    【叮~檢測到宿主無法融入劇情…接下來將由系統啓動旁白功能,幫助宿主融入劇情。】

    【旁白启动】

    “贅婿陳非凡受到雲家,葉家…三人羞辱後,表情憤怒,心中不平,眼中血絲滿布,欲言又止地看着三人!”

    這旁白,不僅有聲音,而且有文字,就像彈幕一樣,懸浮在周圍。

    不過好像這些異像,只有陳非凡一個人看得到,雲雨兒和葉少等,看不到,也聽不到。

    陈非凡撇了撇嘴…

    你這是叫我體驗?還是演戲!我完全沒有感覺到被侮辱好嗎…反而是對面三個,就因爲我受他們情緒的影響,自己被自己氣得不輕。

    【叮,請宿主進入劇情設定,宿主的作爲,可是會影響最終獎勵的喲。】

    “……”

    又是这招。

    好吧…我承认这招对陈某人很受用。

    “你個贅婿,沒臉沒皮,被人這麼羞辱,還一點情緒也沒有,真的是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連羞恥之心都沒有…”老太見陳非凡一臉無所謂,一臉通紅,肝火大動。

    因爲她覺得他們都那麼罵了,陳非凡還一點也沒感覺,那是很沒面子的。

    可就在老太還想繼續罵的時候,陳非凡卻打斷了她的話。

    只見陳非凡猛地擡頭,露出一臉誇張且怒氣的表情。

    眼睛瞪大,五官扭曲,像一只发怒的公牛。

    大手一挥。

    “我,很憤怒,我超級生氣,你們居然如此侮辱我!”陳非凡低吼咆哮。

    ???

    終於怒了嗎?你不怒?我們好沒面子的好吧,罵人…就是要讓人生氣,憤怒,羞辱…不然,罵人的初衷將毫無意義。

    不过…

    他的样子,着实夸张了些。

    给人的感觉…有点用力过猛,浮夸了…

    像演的一样!

    嗯…

    他们不知道的是,陈非凡还真是演的。

    “主角陳非凡,受到雲家母女還有葉少的嘲諷,倍感侮辱,一臉憤慨…”這是旁白。

    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完全融入不进去,谢谢…

    可!咱作爲一個專業的演員…不是…作爲一個專業的打工人,演戲是基本操作好嗎。

    旁白在指引陈非凡,接下来该如何做。

    …

    回到主题。

    雲家母女和葉少看到陳非凡的表現,頓時又是一懵。

    太夸张了吧。

    剛纔還好好的,不管怎麼罵都是一臉的風輕雲淡,古井無波,好像與他無關,現在怎麼突然就憤怒了?

    是耍我们?还是说反射弧长?

    如果是反射弧…

    也太长了吧!

    最奇怪的是,憤怒就憤怒吧…你說出來算是怎麼回事?怕我們看不出來?

    还真是怕人看不出来!

    不過陳非凡不是怕這三人看不出來,而是怕那沙雕系統看不出來,所以…得把憤怒吼出口,哪怕是心裏不憤怒,也要吼出來。

    果然…吼出來之後,還真有效果,輕輕鬆鬆通過了系統那關。

    融入剧情…完美!

    “呵,你個廢物贅婿,有什麼資格憤怒?你吃我家的,喝我家的,我們雲家養了你個廢物三年,現在說你兩句怎麼了,你還敢憤怒?你配憤怒嗎?”雲雨兒道。

    旁白:被雲家大小姐,以及自己的老婆怒罵廢物,三年白吃白喝,您心裏倍感委屈,以及憤怒…因爲你作爲一個大佬,三年來蟄伏在雲家,不知道給雲家擋了多少災難,要是沒有你…雲家早就沒了,你心裏覺得他們不識好歹,你很想讓他們知道真相,讓他們知道自己就是井底之蛙。

    但作爲險喜歡低調,且立過三年不能暴露身份的你,張了張口…卻只能黑着臉忍下不甘的苦果。

    噗噗!!!

    陈某吐了…

    心里吐槽:

    又是什麼垃圾劇情?還喜歡低調?低調個毛…低調個沙雕是兩回事好嗎,人家都騎你頭上你還低調,再說了誰跟你說低調就是好事?更多時候,實力、身份地位意味着享受到的待遇劃等號,低調隱藏身份意味着會被人看不起,會享受不到該有的待遇,甚至還會吃苦頭…這都是正常的,沒有實力就會被人看不起,也肯定得不到什麼待遇,哪怕不被人刁難,一些事上,別人對你也不會在意,自然也會怠慢你,可…這傢伙是一邊想要低調,一邊又想要待遇…這不是傻帽邏輯嗎?

    吐了吐了!

    “你這個廢物,這次要不是葉少爲我雲家拉來三百億訂單,我雲家早就完了。”

    “這些錢,是給你的,拿着這些錢,給我滾出雲家…你和我雲家之間的婚約,就此結束,從此以後,你和雲家,再無瓜葛!”老太取出一疊錢,粗略一看,其實也就兩三萬的樣子。

    這麼大的一個家族趕人,居然只拿出這麼點錢出來,丟人…

    陈非凡心里评价。

    旁白:聽到這話,你心中更加憤怒,三百億訂單,其實並不是葉少的功勞,而是你作用大佬身份,幕後出手,讓人送來的,沒想到竟成了小人的功勞,你憤怒反駁,終於揭開了真相…你大喊一聲,那三百億其實是你送來的!

    陳非凡看了旁白,白了一眼,知道接下來要怎麼演了,哦不…知道怎麼“融入劇情”了。

    “我心裏很委屈,也很憤怒,我要大喊,那三百億根本不是葉少拉來的,而是我讓人送來的。”陳非凡道。

    ???

    什么鬼?

    心裏委屈可以理解,說出來也可以理解,但是你這麼生硬的說出來?

    怎么他喵的像是僵硬的在背台词?

    三人觉得古怪,陈非凡今天怪怪的。

    “呸,廢物還敢撒謊?你有什麼能耐讓人送來三百億訂單?”

    “你就是一个废物赘婿而已!”

    “呵…可笑…你以为你是谁?”叶少嘲讽。

    “真不知道爺爺臨終前爲什麼非要讓你入贅雲家!”雲雨兒道。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到此爲止了,你拿着這些錢,給我立刻滾出雲家!”老太道。

    顺手把钱丢过去。

    “啪~!”

    陳非凡捂着臉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周圍是紛飛的紙幣。

    他“蹭”的一下轉過頭,怒斥:“你既然敢打我的臉!”

    老太讶了…神色有些慌张。

    我…我没打!

    你们谁打了?

    没人打!

    你搁这碰瓷呢?

    三人不明所以…对视…

    他們當然沒打,但是按照劇情…這樣比較給力!

    所以陈非凡就演了。

    “三年來,你們雲家百般羞辱,好,不是要離婚,從今往後…我與你雲家恩斷義絕!還有你葉家,我要讓你葉家…身敗名裂!”這些都是旁白提醒的臺詞。

    陳非凡感覺自己的表演,完全達到奧斯卡級別。

    “反了,反了…这个赘婿反了!”老太道。

    “给我揍!”叶少指挥着旁边的保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