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必不可能被套路 > 第九章 没完了是吧
    非凡别墅,真的属于他了。

    躺在床上,陈非凡感觉像做梦一样。

    早上的時候,自己還是一個窮光蛋,欠了一屁股債的傻小子,誰知道沒過一天,他就擁有了跑車別墅。

    简直就是个奇迹。

    开挂,就是爽!

    休息了一会。

    他給家裏打了個電話,和老爸老媽說過幾天回家後,會給他們一個禮物,一個驚喜。

    他們一家人相處得很好,出門在外的,爸媽也很關心他現在的情況。

    和普通家庭一樣,每次打電話回家,都會受到家裏人輪番關心。

    爸爸講完媽媽講,媽媽聊完奶奶聊,奶奶聊完爺爺聊,然後爸爸又來說幾句。

    进去了循环。

    不过,陈非凡不会觉得烦。

    有这么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很舒服。

    或许有很多人,却没有这种机会了呢。

    大半个小时后,终于挂断电话。

    陳非凡放下手機,呈個大字躺在牀上,臉上露出幸福的笑。

    無論你在何處,在做什麼,有親人的牽絆,心裏就不會落空,永遠存在歸屬感,這種感覺很好。

    “叮叮叮~!”

    手机响起。

    陈非凡看了一眼。

    “6个未接电话。”

    “这小子,还真执着,莫非遇到什么事了?”

    陈非凡看着手机上的来点显示,喃喃自语。

    【刘飞宇】

    这是陈非凡大学时候的死党+舍友。

    在陳非凡和家人通電話時,他就不停地打進電話,那時陳非凡忙着和家人聊天,沒有理會。

    没想到刘飞宇一个接着一个,打个不停。

    “这家伙不会又要约我上号玩游戏吧?”

    陈非凡点了一下手机上的绿色接听按钮。

    “喂?说!”

    “嗯?凡哥?你終於接電話了?我的乖乖,現在打個電話找你這麼難了嗎?哥,你是不是當大老闆了,事務繁忙,懶得理兄弟我了?”電話那頭,劉飛宇打趣道。

    “滾蛋,什麼大老闆,哥現在窮死了,窮的一批,不僅窮還欠了一屁股債呢,你有什麼話趕緊說,別貧嘴了。”在兄弟面前,完全不需要正經,嗯…無論你有多少錢,嘴上永遠都是一副我窮得連褲衩都穿不上的態度。

    炫耀啥的,没必要,也没意思。

    “哎呀,崽…才幾天不和你聯繫,你翅膀硬了?”劉飛宇完全不理會陳非凡語言裏的威脅。

    “你這小子,忘記前幾天你手臭,坑得一批,老子帶你躺贏得事了?你再牛叉,下次不帶你了!”

    陈非凡:“……”

    “那是老子网不好,不然…”

    不能提这茬了,没面子。

    赶紧换个话题。

    “講真,這次你找我有什麼事?是不是缺錢了?”

    “缺錢?你看我向缺錢的人嗎?我身價幾十萬的人,分分鐘一份牛腩炒飯,我能缺錢?”劉飛宇道。

    “我給你打電話,就是說晚上咱有個同學聚會,你過來,咱哥幾個喝幾口。”

    “什麼?同學聚會?還是今天晚上??我之前怎麼沒聽說?”陳非凡不可置信地道。

    不用吧。

    不用这么搞吧。

    “額…這次這個同學聚會吧,不是我們發起的,是副班長向世超,我們之前以爲你知道了,畢竟聚會的城市,就在水城,在水城的地,你算是東道主,怎麼可能不知道?後來我才知道,他們邀請人的時候,好像把你給漏了。”劉飛宇道。

    他们大学就是在这个城市上的。

    聚会,也选择在这个城市。

    想好好回味一下大学时光。

    “你也知道,這羣人辦事總是不靠譜,不過你也別生氣,覺得沒有面子就不來了,可能他們也不是有意的,同學多了嘛,你以爲我聯繫了,他以爲你聯繫了,正常得很,再說了,咱哥幾個從畢業後就沒見過面,雖然我知道你和那傢伙有矛盾,但你別管他,咱哥幾個就是借這次聚會聚一聚,我們自己玩自己的,忽略他就是了。”劉飛宇解釋。

    他知道陳非凡的脾氣,要是讓這主不順心,他才懶得管你什麼同學聚會。

    陈非凡沉默了。

    刘飞宇以为他在生气,生别人忽略他的气。

    可…

    其实不然。

    陳非凡對於大學期間發生的一些恩怨,早就釋懷了,那都是年紀輕熱血衝昏頭腦的幼稚結果而已。

    时间过去那么久,他其实早就不在意了。

    當初退出班級羣的時候,除了幾個死黨外,基本上整個班級的人,他感覺沒有恨,也沒有特別的愛。

    就是如此。

    當然,令陳非凡沉默的不是生氣這件事,而是…

    同学聚会这事。

    “我和向世超那班人有矛盾,現在的我,擁有豪車別墅,又有主角光環加身,再加上突然就來個同學聚會…這不是妥妥的都市經典的裝逼打臉劇情?”

    沒主角光環時,什麼同學聚會聽都沒聽說過,現在一有主角光環,立馬來了個同學聚會。

    真会玩啊。

    同学聚会,不就是装逼大会吗?有什么意思?

    “我類個去…沒完沒了的給我安排裝逼打臉劇情是吧?”

    哪怕還沒有去參加聚會,陳某人就已經能預料到,自己前往聚會之後,會受到向世超等人的挑釁,嘲諷…還有一種同學的冷眼相待,被侮辱到最低谷時,突然曝出自己豪車別墅,然後狠狠打他們一個耳光,最後所有人從不屑…再到崇拜。

    多么熟悉的操作?

    “这个聚会,我是去还是不去?”

    陈非凡心里犹豫。

    他才不想体验这种弱智的打脸剧情。

    “去吧,畢竟好些同學,可能就見這一面了,再說了,不爲令人反感的那羣人,也要爲死黨而去,這些年沒見,該和他們聚一聚了。”

    他决定了,去。

    不過去之後,陳某人可不想在那裝逼打臉,那多沒意思?

    所以,得谋划一下。

    不管主角光環再怎麼安排他出風頭,再怎麼鬧,他都不理。

    什么豪车别墅,绝对不能暴露出来。

    对,就这样。

    主角光环想玩我?我就不给你玩。

    “凡哥,你…想清楚了嗎?”電話那邊,劉飛宇隔了好長時間才試探性地問。

    “去,肯定去啊,咱們哥幾個都好久好久沒聚,這次肯定要一醉方休的,放心吧,大學那些小矛盾我早就不在意了。”陳非凡道。

    “聚会地址在哪?你待会发给我。”

    “真的?那太好了凡哥,大學的時候你就是出了名的好酒量,這幾年我也長進很多,早就想和你再戰三百回合了。”劉飛宇道。

    “不过…”

    他又犹豫了一下。

    “向世超這幾年好像混得不錯,所以…他說話可能會有點那啥,凡哥你到時候別理他就是。”

    “放心,哥有分寸。”陈非凡拍着胸脯道。

    听你这意思是一定要逼我装逼打脸喽?

    你以为我会顺着套路走?

    别逗!

    有了系統之後,我完全不把這些小把戲看在眼裏好吧,你以爲我還會在一樓跟這些小角色嘻嘻哈哈?我只會站在五樓看風景!

    这是什么?

    这就是眼界和胸襟!

    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