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必不可能被套路 > 第十二章 人以群分
    “要不?先進去等?”林子怡將剛纔的那羣同學送進大門後,轉身來到陳非凡身旁。

    她是专门在这给同学们指路的。

    现在,现场就只有她和陈非凡两人。

    “没事。”陈非凡道。

    随后,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

    哪怕是健談的林子怡,都不知道要聊些什麼了。

    說工作吧,看陳非凡的狀態來看,應該沒有什麼好工作,說了怕陳非凡尷尬,談其它吧…兩人最近幾年也都沒什麼交集。

    因爲大學時期彼此之間有一些情節,她沒辦法像面對其他人一樣。

    “對了,最近幾年,你好像混得不錯,不愧是我們班最能幹的,牛啊。”林子怡顧及陳非凡的想法,不知道談些什麼,到是陳非凡打破了沉默。

    这让林子怡有些意外。

    陳非凡談吐自然,也不知道是強裝鎮定,還是真的不卑不亢。

    “還行,就簡單能混點飯吃,職業也不分高低貴賤,都是爲了混口飯吃。”林子怡道。

    她的職業,比大多數人要體面,但這些,肯定不能在陳非凡面前多說,要顧及對方的尊嚴。

    所以,她不談自己具體的工作,談了,彷彿就像在跟陳非凡炫耀一樣。

    說職業不分高低貴賤,也是在照顧陳非凡的職業。

    “對,每一份工作都有閃光點,這個我認同。”陳非凡微笑着點頭。

    林子怡在陳非凡臉上看到了自然,好不做作的態度。

    还是熟悉的味道。

    真诚的态度。

    和大学一样。

    “哎…陳非凡,還和以前一樣單純…單純善良是好事,可…過分的單純,那就不是好事了,出了社會,面對種種複雜的東西,容易吃虧…也許,這就是他現在淪落至此的原因吧。”林子怡心想。

    慢慢同情起陈非凡。

    她沒覺得送外賣這個行業不如人,只是覺得,這不是一份安穩的工作,也不是很有前途,其他工作的話,如果生病了,或者有些疲倦之類,還可以摸摸魚,這送外賣,摸魚等於減少了工資。

    “大學的時候,他是一個挺優秀的人…”無論如何,林子怡也沒想到陳非凡會變成這樣。

    其實吧,陳非凡也並不一直是外賣員,原本他也有一個不錯的工作,至少在外人面前看起來也算體面,可是因爲性格問題,他和領導不是很對付,最後他自己辭職了。

    辞职后,送送外卖,过度一下失业期情况。

    …

    就在林子怡感慨时,又有同学出现。

    一輛價值超過20w的車停了下來,幾年,下來了一個身材並不高大,還微微有點胖的人。

    他总是一脸笑,像个小领导。

    西装革履,手腕还带着一块金表。

    陈非凡余光看了一眼就认出是谁。

    向世超!

    也就是曾經的副班長,上學時和自己有點小過節的人。

    他下车后,笑眯眯地走向两人。

    “哈哈…林大小姐,讓你親自在這迎接,實在辛苦你這個大美人嘍。”向世超提高嗓門,挎着個小皮包,舉手擡足之間,頗有幾分指點江山的架勢。

    陈非凡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人的打扮…

    “好嘛,這身打扮,還有架勢,妥妥的被打臉對象,沒跑了…按照小說情節,完全就是一個經驗兵嘛,給主角提供經驗的存在。”

    “哪裏哪裏,都是爲了聯繫同學。”林子怡禮貌性地笑着道。

    仿佛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看得出林子怡和向世超的關係也就一般,可她的交際能力,卻能將兩人的關係拉得很近,或者說…親切。

    这就是林子怡。

    “聽說你最近談了個大項目,如果成功的話,提成很可觀啊,厲害,不愧是我們班長,就你這個能力,用不了幾年就要成爲大領導了。”向世超道。

    “哪裏哪裏,都是小打小鬧,哪像你,在銀行裏都當上大領導了。”

    “什麼領導,都是混飯吃。”嘴上謙虛,表情卻樂開了花。

    “你要是混飯吃…那還不得讓許多人羞愧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你看看…豪車豪表都搞起了,就這還混飯吃?超哥,你可是大佬。”這時,又有一個同學出現,他一來,就圍繞着向世超恭維起來。

    银行高管,社会认同感很强。

    陳非凡看了一下說話的人,一個不能第一時間叫出名字的,隱約記得,好像大學時期就一直跟向世超扎堆。

    他陳非凡和向世超有過節,那這人肯定不可能和他太親密。

    “喲,陳俊…老朋友,好久不見,看你樣子,近幾年過得也不錯嘛。”向世超看到自己大學時期半個的狗腿子,頓時上前就是一個大擁抱。

    “哪裏,和朋友辦了一個幼兒園,一年也就二三十萬,剛好夠生活,好什麼?還是超哥混得好,都銀行高管了。”

    两人相互吹捧。

    “咦…這是???陳…陳什麼…不好意思,一時間回憶不起來,畢業太久了。”陳俊指着陳非凡努力回憶着。

    也不知道是真想不起來,還是想讓陳非凡難堪。

    “啪!”

    他一拍大腿。

    “陈…陈非凡!”陈俊一脸恍然大悟。

    “陈非凡,想起了了,就叫陈非凡。”

    “我記得你大學的時候挺優秀的,無論是成績,還是體育,亦或者是一些專業課題研究,你可把我們甩得遠遠的,我還以爲你出來幾年也會把我們甩得遠遠的,現在怎麼送起外賣了?”

    “哎喲…別瞎說,職業不分高低貴賤,外賣也挺好的,不過不是我說你,你幹這行可不是長久之計啊,我勸你,還是找份正經工作吧。”向世超也搭話。

    话里话外,都有高高在上,指点江山的样子。

    “如果實在不行,就找我們這些老同學幫一把吧,雖說我們大學是有些矛盾,但那時是年輕不懂事,我早就不在意了,如今你這個樣子,讓我很心痛啊…放心,有困難找我,我能幫的,一定幫。”話是好話,但向世超以一種嘲諷性的語調說了出來。

    可以聽得出,他說的幫忙,就是胡說八道而已,如果陳非凡真找他幫忙,估計只會受到更多的侮辱。

    至于说大学时期的恩怨向世超早已忘记?

    忘记个毛线!

    他分明記得很清楚,現在故意說這些話,就是想表達一個意思,那意思是:

    大學時期你不是很牛嗎?不是處處壓老子一頭?現在出來了還不是混成這逼樣,你看看,老子比你混得好多了,羨慕嗎?嫉妒嗎?

    羡慕嫉妒就对了!就是要让你羡慕嫉妒!

    看两人一脸骄傲,调侃,看不起陈非凡的样。

    他們以爲陳非凡會很受傷,其實不然…他一點感覺都沒有。

    从来同学聚会时,他就预料到这种情况。

    废话。

    咱腦袋上的主角光環,你以爲是幹嘛的?不就是引引仇恨,然後狠狠打臉嗎?

    林子怡这个时候,赶紧出来替陈非凡解围。

    “陳同學幹外賣也只是暫時的,我相信他有自己的打算,再說了,同學聚會嘛,談工作幹嘛?我們應該做的,就是聯絡感情,找回大學時期的感覺,工作有的是時間說,不過同學聚會,可不常有,工作的事,就到此爲止吧。”

    有林子怡在一旁解圍,他們也沒有太過分,不過那狗眼看人低的態度,卻沒有掩飾。

    向世超和陳俊不談工作了,可反而開始聊起生活。

    可关于生活那些事,也都是炫耀。

    比如说开什么车,住多大房,旅游去了哪…

    仿佛就是在向陈非凡炫耀。

    陈非凡…还是不在意。

    送上门来的装逼打脸,我才不干。

    不一会。

    人越来越多。

    陈非凡在最后,也等来了几个死党。

    真正的死黨,那肯定是不會去在意對方是什麼工作之類,劉飛宇等人一上來就給陳非凡一個大大熊抱。

    “凡哥,你来得好早啊。”

    “我本來也很早就出發,誰知道你們水城的路就像麻花一樣,搞個導航吧…媽的越走越離譜。”

    “今儿我们可得不醉不归啊。”刘飞宇道。

    “那肯定,我能放过你们?”陈非凡也笑了。

    “得,人齐了,咱们上去吧。”刘飞宇道。

    “不對啊,不是還有個楊正貴沒來嗎?咱不等他了?”陳非凡道。

    “這個…”劉飛宇和另外一個小夥伴聽了後,表情有些不自然。

    “凡哥,有些話…我不知道當不當講,人都是會變的…我感覺。”

    “算了,杨正贵来了,待会你就知道了。”

    說話間,陳非凡看到曾經那個死黨,楊正貴的身影。

    “这!老杨!”陈非凡冲着杨正贵招了招手。

    楊正貴帶着一副金邊眼睛,看到陳非凡對他打招呼。

    他禮貌性地笑了笑,走向他們:“你們到了,好久不見。”

    听到这话,陈非凡感觉怪怪的。

    这个死党,给他的感觉,就是生分。

    “待会我们得好好聚一聚。”

    打過招呼之後,他竟然直接略過了陳非凡等,向着向世超他們那去了。

    好好聚一聚,听得出来只是口头上的客气话。

    陈非凡表情一僵,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凡哥,他和以前不一樣了,這傢伙…現在喜歡和有錢有勢的人打交道。”劉飛宇道。

    “我和他在一個城市,剛開始他還是正常的,可到後面,他慢慢變了一個人,變得貪慕虛榮,變得虛僞…我是一點點看着他改變,後來…我和他也漸漸疏遠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