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必不可能被套路 > 第十三章 同情?
    杨正贵。

    这个人陈非凡太熟悉了。

    当初他们就是同一个寝室的。

    那時候他們寢室一共有四個人,一個陳非凡,一個楊正貴,還有一個陳飛宇,另一個…陳在田。

    那时候,四个人感情很好。

    因爲從大一就開始同一個寢室,四年的時間,他們基本上做什麼都是一起的,什麼逃課睡覺,網吧遊戲,泡妹助攻,旅遊等等,因此,他們也被稱爲四劍客。

    到现在,那些回忆还记忆犹新。

    他還記得有次楊正貴因爲失戀喝醉了,躺在大街上不起來,還是他們三把那傢伙擡回寢室,他還記得又有一次,楊正貴突然闌尾炎煩了,疼得臉色發白,三人凌晨了還叫宿管開門,打了很久的車才把他送到醫院…

    當然,在那個夢隨心所欲支配自己自由的最美年華,誰沒有幹過蠢事?除了楊正貴,他們幾個都有…

    那時候,他們四個感情的確能好到相互毫不設防。

    不過挺劉飛宇說,這幾年楊正貴變了,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

    人本來就是會變的,成長的路上,會磨平人的更多棱角,也抹去很多幼稚的感性思維,變得更加理性,但是,在成長過後,不一定就要摒棄以往的過往…

    楊正貴不僅感性思維被磨平了,曾經的過往對他來說,也已經被擯棄。

    因爲他覺得那些友情,對他來說,沒什麼用,繼續交往,也只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多和有資源,有能力的人結識,打好關係。

    至于兄弟情,廉价的兄弟情一文不值。

    陈非凡也注意到了这点。

    杨正贵变了。

    每個人都會變,他變了…那便變了吧,對方想結實有用的人,想讓自己變得更完美,那本身就沒錯。

    他尊重每个人的决定。

    陈非凡其实很佛系的…

    你不想和我走得太近,那我也不可能死皮賴臉的貼上去。

    …

    劉飛宇,陳在田兩位死黨都來了,除了這兩位,還有其他人,例如唐建冰,潘小成這些,也來了。

    除了自己宿舍的,其它宿舍也有處得很好的哥們。

    “哥幾個都來了,除了夏江龍去西部疆域任公務員沒來,都聚齊了,別人懶得換,可今天咱們幾個可要不醉不歸。”劉飛宇道。

    有的人會變,變得勢利,變得陌生,不過有些人卻不會變。

    “走,进去搞起?”陈非凡道。

    “凡哥,你還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談到喝酒,眼睛都綠了。”陳在田道。

    “誇張了啊,不過說到喝酒,這幾年實在沒有對手,也不知道你們今晚能不能把我弄醉!”陳非凡道。

    “哎喲,我還就不信了,今天看我不弄死個小崽子。”

    “走走走,老夫自己迫不及待了。”

    幾人聚在一起,一起進酒樓,去到聚會的大包房,談天說地,其樂融融,忘乎所以。

    完全把其他同學晾在一邊,好像就他們在聚一樣。

    看他們快樂的模樣,向世超的目光不止一次望向這邊。

    他内心酸酸的。

    凭什么?

    老子這麼有錢,工作這麼有排面,憑什麼你們當我不存在?你們幾個那麼窮,爲什麼能那麼開心?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嫉妒陈非凡。

    这……

    向世超一出現,在同學當中就成了衆星捧月一樣的純在。

    畢竟是銀行高管,同學裏很多都是做買賣的,哪怕做買賣,肯定也有涉及貸款理財之類的,有一個同學高管,絕對是不錯的事。

    到不是說當個高管,就能徇私枉法送他們銀行裏的錢,那絕對是不現實的,可是如果他們想要貸款做生意,通過同學這層關係,能減少很多程序和彎路,亦或者銀行有一些福利時,能第一時間想到他們。

    所以,向世超從一到這裏,就被一羣人恭維着。

    他享受这种恭维的感觉。

    开口就是各种凡尔赛吹牛皮。

    什麼某某大老闆和他遲到,分分鐘能聯繫到大老闆,要是哪位同學和那個大老闆生意有交集,他願意介紹之類,什麼和某個身居高位的牛批人物都有交集等等…

    听得周围是热血沸腾。

    他感受到那種崇拜的目光,心中也是得意,也是喜悅。

    不過陳非凡他們這邊的氣氛,好像不比他們差,甚至更快樂,聊得更歡,看到這,他就有點難受了。

    陈非凡敏锐地感觉到那份敌意。

    他耸了耸肩,当没感觉到。

    通過他觀察,不…哪怕是傻子也能看出來,這也不就是典型的反派角色嗎?不…又錯了,反派角色都算不上,頂多算個工具人,給主角裝逼打臉,積攢爽點的工具人,墊腳石而已…

    陳某人腦袋上的主角光環,時時刻刻都在準備着讓他裝逼打臉。

    所以…懒得理。

    聚会准备开餐。

    向世超在衆人半推半就之下,假裝受之有愧地起身,在那開始講話,像個領導一樣。

    什麼青春不老,我們不散…什麼永遠都是同學,永遠都是家人之類,什麼無論我們現在或者將來身份地位是怎樣,我們的情誼都不會改變。

    听得都有点假。

    可他还自认为自己讲得很动听,很惊心动魄。

    临了。

    那家伙居然还挑衅地冲陈非凡送来一个眼神。

    就这?

    在別的小說情節裏,你分分鐘就被按在地上打臉了好吧,也就是我懶得理你。

    陈非凡一点也没往心里去。

    就比如某個喜劇明星說過的一段話一樣,要是別人說你醜,你實際上如果一點也不醜,你一點也不會生氣,要是別人說你老,你生氣,那你是真的老,因爲別人說的是事實。

    向世超那令人費解的操作,在陳非凡眼裏,就彷彿看到一年級小朋友在炫耀,你看看我,我知道1+1=2,牛逼不?

    幼稚且可笑。

    “又是一個被咱主角光環矇蔽了心智的可憐人…他真可憐啊!”陳非凡同情地看着向世超。

    这让向世超更懵了。

    卧槽…你那是什么眼神?

    莫非是…同情?

    我干啊!

    你同情我幹毛?我這麼牛逼,你那麼垃圾,你同情我?

    有病吧!

    陳非凡收回目光,不理那傢伙氣急敗壞的樣子。

    回头望着一桌子菜。

    “兄弟们,开吃,来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