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必不可能被套路 >第十五章 暗暗裝逼的劉飛宇,不過有人請了!【大章】
    “什么?是他们???”

    “怎麼可能是他們?你們看他們那一桌…沒一個看起來有錢的,怎麼可能!”

    “不可能吧,是不是搞错了?”

    “怎么看都只是平平无奇的一堆人而已!”

    …

    此刻,这间大包间,一片哗然。

    议论纷纷。

    交头接耳,对着陈非凡他们这桌指指点点。

    各自的表情都不一样。

    陳非凡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多,這麼複雜,這麼豐富的表情。

    有惊讶…诧异…不解…

    也有怀疑!

    更有不爽…

    “不可能!是不是搞錯了?絕對是搞錯了,那桌的人…真的能請得起這麼貴的東西?你再去確認一下,不然待會搞錯了,我們可不付賬!”向世超攔住領班的女服務員,道。

    他不敢相信!

    哦…不!

    是不想相信,不想承认。

    那羣在他眼裏的垃圾,怎麼突然搖身一變,變成出手豪闊,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存在?

    明明今天的主角是他才对!

    明明出盡風頭,站在衆星拱月的位置的,應該是他纔對,可這一下,突然讓他感覺丟面子丟大了。

    聚會飯局的前半段,他一直在指點江山,以一衆上位者的姿態指手畫腳,衆人看他的眼神,除了崇拜就是羨慕妒忌,他享受這種表情,享受這種感覺。

    可…

    风云突变!

    “先生,放心吧,沒有搞錯,百分之百沒有搞錯。”那個服務員微笑着道。

    不卑不亢。

    “你确定?”向世超问。

    “先生,你這是對我工作的不信任嗎?放心吧先生,如果搞錯了,就算我們酒店免費請大家的。”

    看服务员的态度,肯定是没有搞错。

    坐实了。

    其實,自認爲是大佬的自己,就是一個小丑而已。

    现场,有真正的大佬。

    扮猪吃老虎。

    想想自己方纔第一次舉杯,和全體同學碰杯的時候,自己還刻意批評陳非凡他們那一桌,挖苦着說讓他們爭氣點,有點上進心,別搞得那麼落魄,丟了咱班的臉,那趾高氣揚的樣子…那得意洋洋的表情,現在看來真丟醜。

    他感觉自己丢脸丢大了。

    表情最难看的恐怕还有杨正贵了。

    他從始至終想攀高枝,想結交上流,爲了結交上流,爲了和向世超把關係拉進,不惜斷絕和陳非凡、劉飛宇等“低級”朋友的關係,到頭來…小丑竟是他自己。

    上流,就在身边。

    “他們那一桌…有土豪嗎?天啊…不敢相信!”

    “这是玩扮猪吃老虎吗?”

    “也許…真正的上層,都是把感情放在第一位,人家來參加同學聚會,就是爲了和同學聚一聚,並沒有想炫富,想裝逼。”

    同学们惊了。

    這種只在小說裏出現的劇情,現在居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和其他桌的反应不同。

    陳非凡他們這桌,氣氛雖然沒有那麼強烈,不過…也怪怪的。

    想想看,平民桌,被人瞧不起的這一桌,大家好吃好喝好聊,身份都一樣,突然發現這羣人裏,有一個大佬土豪…大家都面面相覷,猜測是誰。

    陈非凡更是无语。

    他白了白眼。

    问:“这是谁啊?那么大方?”

    “莫非我什麼都還沒做,就開始裝逼了?好傢伙…肯定是這家店的老闆,明明告訴他,別跳出來替我裝逼…他怎麼就不聽?雖然我救了他的命,雖然我有主角光環,可你丫的…我都告訴你別對我特殊照顧了,你到好,完全沒當回事,進來就送菜送酒…我…我就想低調,不想裝逼,只想安安靜靜同學聚會,就這麼難嗎?”陳非凡心想。

    他覺得,可能是這家店的老闆,私自做決定,送酒送菜,非逼他出來裝逼,打向世超等人的臉。

    肯定是这样!

    万恶的主角光环!

    老是想让我装逼!

    没爱了。

    不过…令他诧异的一幕出现。

    只见刘飞宇似笑非笑,仿佛看穿了所有。

    片刻后,淡淡道:

    “凡哥,是在田。”

    “在田给买的单。”

    “嗯???”陳非凡愣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劉飛宇一眼,然後又看向陳在田。

    陳在田聳了聳肩,毫不在意地笑笑:“小問題而已,只要大家玩得高興,都是小問題。”

    他默认了。

    卧槽…

    怎么回事?

    好家伙!

    我直接蒙蔽了好吧!

    這下,他感覺自己掉到了套路之外,真是意想不到,意料之外的事情。

    陳非凡還以爲是主角光環讓他出來裝逼了,可你倒好…來這出?

    “这是?”

    陈非凡疑惑地问。

    其实不止他心头有疑虑,其他人也有。

    看大家伸長脖子等待下文,像極了資深八卦迷。

    劉飛宇攤攤手,道:“其實,說出來也無妨,陳在田是個土豪富二代,一直都是,至於多大的富二代…不可明說,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挺大的…這頓飯對他來說,還沒有他隨便玩一個遊戲充得多。”

    “所以…這頓飯肯定是他來買單。”劉飛宇道出了真相。

    “別誇張,我就有那麼一點點小錢而已,不算多。”陳在田擺擺手,很謙虛地道。

    是在凡尔赛装逼?

    可能不是!

    看他毫不在意的樣子,這點錢還真沒被他放在心上。

    “你們可不知道…別看劉飛宇這傢伙平時摳裏摳搜,像個屌絲一樣,其實這傢伙身價也不簡單,手底下管着好幾個公司,最近好像有一個都要上市了。”陳在田撇了撇嘴,似乎對平時劉飛宇裝沒錢的樣子很不屑。

    顿了顿,继续调侃:

    “今年很有希望被評選爲全國十大青年企業家,年少有爲嘍!”

    两个人,相互吹捧起来。

    “年少有为个屁,都是家里帮衬而已。”

    “你們不是在說笑吧?你們大學的時候,他喵的也沒看出來你們有多少錢,也沒看出你們是富二代,花錢雖然不至於摳,但也沒大方到哪裏去,平時也沒看到你們花多少錢,甚至洗頭洗澡,有時候刷牙,都是用我們的洗頭膏,香皂,還有牙膏!”唐建冰塗抹橫飛,翻起一件件舊賬。

    “那時候吧,家裏爲了不讓我們囂張,生活費其實給得也不多,和你們一樣,一個月一千…甚至有時候只有八百!”陳在田道。

    这是在锻炼他们的意思吗?

    “劉飛宇嘛…你們可能不知道,這小子大學畢業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個富二代,之前他覺得自己家的確有點家底,但絕對達不到那種可怕的程度…直到畢業後,他爹纔跟他攤牌的。”陳在田笑着道。

    看来,他们平时的交流挺密切的。

    “我靠,真的假的?”唐建冰感覺自己像做夢一樣。

    太不真实了。

    不过眼前发生的事,的确就是真的。

    陳非凡聽到他們的話,仔細回憶起這兩個傢伙大學時候的生活習慣。

    简单地来说,就是佛系。

    对钱,或者对其他的都佛系。

    与世无争的样子。

    當時還覺得他們沒上進心,原來他們是富二代,怪不得對奢侈品,對財富這些看得都比較平淡,反而對情誼看得挺重。

    現在想想,就是因爲他們是富二代,所以才那麼佛系的吧。

    “我居然被兩個富二代叫哥叫了四年,而且四年期間…有幾次因爲一些矛盾,還差點把他們揍了…好傢伙,我那麼牛批的嗎。”唐建冰道。

    “哈哈…”众人纷纷大笑。

    唐建冰这说的,太可乐了吧。

    陈非凡也笑了。

    同時,他心情大好,心頭懸起的石頭,也放了下來。

    这是一个好消息。

    看來…今天只要我小心一點,就可以不必被主角光環強行安排裝逼了。

    因为这两个家伙,已经在装了。

    不用装逼的感觉真好。

    接下来,他们这桌更热闹了。

    因爲其他酒桌的同學,紛紛到這桌來敬酒,陳非凡可算看到了什麼是變臉。

    剛剛這些人,可基本不把這桌放在眼裏,敬酒也都是去敬向世超他們那桌。

    林子怡再次來敬酒,她從容大方,不刻意巴結,也沒有疏遠,她是爲數不多,方纔這桌被疏遠時,也會來交談敬酒的唯一一個人。

    “哎喲,你們兩個,可真會扮豬吃老虎,要是知道你們這麼有錢,那我剛剛還不把我最喜歡的松茸點上來,兩個壞蛋!”林子怡半開玩笑地道。

    這個人,你不能說她勢利,也不能說她很義氣,不過…她能做到給每個人尊重,和每個人都相處得來成爲好朋友,當然…只是成爲好朋友,沒有到死黨的地步。

    这就是她的特点。

    她的內心並不壞,也懂得好壞是非,不過她可不會盲目地站隊,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去處理事情,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所以,这里的人并不讨厌她。

    “姐,你說笑了,什麼叫扮豬吃老虎?我們這不是沒來得及和你說嗎。”陳在田笑道。

    “松茸而已,這就給姐送上。”劉飛宇豪邁答應。

    碰完酒,林子怡微笑着離開,沒有過多巴結的意思:“那多謝了。”

    就是这样的性格,才让人喜欢。

    有趣的是…向世超他們那一桌,在得知了陳在田和劉飛宇的身價後,也過來敬酒,哪怕是很尷尬,但是如果能對自己前途有幫助,這點尷尬他們只有忍了。

    在不到半個小時裏,這間包房像是在演話劇一樣,從衆星捧月,再到屌絲逆襲…像極了一出經典戲劇。

    陈非凡他们这一桌,热闹了。

    這桌的同學,本就是身份地位不太好的存在,熱鬧起來之後,有些人很自卑,想坐到其他地方去,讓那些巴結的,身份高的過來,不過被陳在田和劉飛宇制止了。

    “大家坐下,沒關係,我們繼續喝,還有要過來交談聊天的,其實大可不必,我們有的事時間,咱們這次聚會的主要目的就是吃好喝好,大家就在自己桌暢飲吧。”劉飛宇道。

    想巴結把這桌的同學趕走的那些人,直接不幹。

    这下,很多人是彻底羡慕起这桌了。

    之后的时间…

    就是狂欢!

    一直到结束!

    看得出来,很多人都尽兴了。

    包括陈非凡。

    他很高兴。

    一來,和很多年沒見的死黨,終於又可以不醉不歸,二來…今天沒有被主角光環安排強行裝逼。

    所以。

    爽!

    这次的同学聚会,畅快!

    …

    聚會結束,陳非凡是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才走的。

    因爲他可不想到最後一刻,被同學們發現他開的是法拉利…那今晚忍辱負重不裝逼的事,可就功虧於潰。

    “要不,你等會,我送你吧。”他對姜紅桃道。

    “不…不用,我有车。”姜红桃弱弱地道。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陈非凡叹了一口气。

    他来到了酒店门口。

    扫了一眼周围。

    没有同学了,就连陈在田和刘飞宇都不见了。

    估计是走了。

    刚才他们就说要走。

    “沒人了,叫個代駕,可以回家了。”陳非凡道。

    “今晚不錯喲,成功度過一個不用裝逼的聚會,真好。”

    心情愉悦地,准备回家睡觉。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其實陳在田和劉飛宇並沒有走,而是去付賬了。

    此時,他身後的酒店,正發生着…他不知道的故事。

    “什麼?你說什麼?不用我們付錢?有人請了?這是什麼意思?”

    “兩位先生,不好意思,就是有人請了,你們請收回你們的卡吧。”收銀臺,那個小姐姐微笑着。

    陈在田和刘飞宇懵了。

    “不能吧?怎麼可能有人請了呢?除了我們兩個…”劉飛宇一頭霧水。

    這時,他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對着陳在田道:

    “咦?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陈在田问。

    “是你对不对!”

    “我???”

    “是你想買單,然後故意買通這位小姐姐,說是有人請了,然後把我支走,你開錢是不?亦或者說,你剛纔上廁所的時候,過來買單了???”劉飛宇道。

    “什么跟什么啊,我没有!”陈在田道。

    “就是你,肯定是你!”刘飞宇道。

    “是個毛…嗯?不對…你這麼說,我到是明白了,是你買了,然後故意在這倒打一耙是不?我天…一個單而已,就不能讓我買?”陳在田道。

    他们都以为是对方买的单。

    “小姐姐,你來說句實話,是不是他買的!”劉飛宇道。

    “额这…”前台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

    说了一句让两人都不可置信的话。

    “都不是二位买的单,而是另有其人!”

    “嗯?另有其人?”

    “卧槽!谁啊?还有谁?”

    “到底是谁??”

    “向世超吗?”

    “不對啊,剛纔我們聚會的時候,那領班的服務員說過,是我們那桌的人請了,除了我們兩個,還有誰?”劉飛宇頭疼了。

    “是陳非凡先生請的!”這時,一箇中年男子從後方走出。

    两人顺着声音看过去。

    中年男人笑眯眯走出来。

    如果陈非凡在这,一定一眼就能看出来。

    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兩位,這頓飯,是陳非凡先生請了。”老闆道。

    “啊?他??老闆,你沒搞錯吧…他只是…”他只是一個窮小子。

    不过这句话刘飞宇没说出来。

    “不可能啊老板,陈非凡真的有这种实力?”

    “你們覺得,住在明湖溼地公園豪華別墅裏的人,坐着法拉利來參加同學聚會的人,會請不起這一頓飯?”老闆笑了笑。

    其实是老板替陈非凡送的。

    “哦…不對…你們不會不知道…他住別墅,開法拉利的吧?你們不會以爲他只是一個送外賣的吧!”

    “我告訴你們,你們看錯人了,他是個了不起的人呢。”

    老板依旧笑眯眯。

    心想:呵…低調,低調個毛啊低調,你越是低調,越是擺低身份,得到的並不是最真實的友情,也並不會讓人刮目相看,掏心掏肺,唯一能得到的,就是蔑視…看不起,不尊重你而已。

    你雖然想低調和人平凡相處,不過…別人可不一定會和你相處,只會看不起你。

    这是我作为过来人的经验。

    所以…陳非凡,這次我就幫你裝一下逼,提升一下你在同學心裏的份量。

    不用感谢我!

    要是陳非凡知道,一定想罵娘:感謝?我感謝你個die,老子這好不容易忍辱負重踏上不裝逼的道路,你丫這一下給我乾沒了,我還感謝你?我都想直接吃了你!

    …

    “你…没开玩笑?”

    “我怎么感觉…有点玄幻!”

    陳在田和劉飛宇用懷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老闆。

    “呵…不信?嗯…對了,如果你們現在出門,跑快一點去旁邊的7點停車場的話,應該還能看到他坐上法拉利的樣子。”老闆道。

    “哦…對了,7點停車場你們知道吧,離這裏有幾分鐘的路程,他爲了低調參加聚會,故意把車停在那。”

    “老板,回见!”

    “我们去看看!”

    陳在田和劉飛宇聞言,迅速出了酒店,向7點停車場趕去。

    …

    7点停车场!

    “啊蚯~”

    陈非凡打了一个喷嚏。

    他正在等代驾,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这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吗?”

    耸了耸肩。

    “算了,不迷信了…可能是着凉了而已。”

    想到今天自己表現得這麼完美,不用裝逼,他心裏就很高興!

    “這主角光環也不怎麼樣嘛…就這啊,還想讓我裝逼?就這!我還以爲有多牛批呢!”

    哼着歌,等待代驾送自己回家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