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只是個幕後黑手 > 第十一章 哪来的帅哥
    捅穿了這兩人的心臟,確保沒有任何的氣息後,葉洛才施施然的回到了那件破廟。

    他現在還感覺挺奇妙的,明明昨天他還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但是今天他卻可以平靜的做出這樣的事情。

    甚至一點點的不良反應都沒有,這讓葉洛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不過最大的可能性,恐怕還是那個陳寒的戰鬥經驗吧?”

    那个叫陈寒的家伙绝,对是老工具人了。

    葉洛因爲這個傢伙的遺骸激活了外掛,又因爲這個傢伙的元神得到了劍出鴻蒙。

    更是因爲這個傢伙的戰鬥經驗,讓自己度過了難關,順帶的還讓自己能快速的適應這個世界的血腥。

    搖了搖頭,葉洛快速走回到了那個破廟之中,此時的林薇已經徹底的睜開雙眼,她的傷勢雖重,但是也不可能沒有任何的防備。

    “师弟,没事吧?”

    林薇的聲音依舊清冷,即便看着葉洛完好無缺的回來讓她稍稍鬆了口氣,但是她的態度似乎也沒有多少的改變。

    性格使然,她從小就是這樣的狀態,恐怕很難會改變得了了。

    “沒事,師姐你沒事吧?”葉洛無所謂的點了點頭,相處了那麼多天他自然知道這個冰山就是這樣。

    “出手的是你,我當然沒事。”林薇嘆了口氣:“沒想到在這楓林谷內,居然還遇到這樣的麻煩。”

    “那些傢伙大概是看我們情況不好,起了貪念和歹念吧。”葉洛坐了下來,然後慢悠悠的說道:“到底是一羣散修,恐怕遇到好的功法,他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

    雖然葉洛沒有得到拷問那些傢伙的機會,不過他也不在意,人死了不給自己留下麻煩纔是最好的選擇。

    至於爲什麼他們會動手,葉洛懶得去想那麼多,最實際的恐怕就是貪念作祟罷了。

    現在不管他們是不是這樣想,葉洛說是就是了,難不成還去和死人對峙嗎?

    這些傢伙的修爲那麼低,連元神都沒有修煉出來,想對峙都不可能了。

    林薇輕輕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葉洛的說法,不過很快她有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師姐?”葉洛奇怪的問道:“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嗎?”

    “天亮後你去清洗一下吧。”林薇平靜的說道:“你身上全是血漬,血腥味太重不太好。”

    葉洛楞了一下,隨後趕緊低下頭看了一眼,這一看他才注意到自己自己的衣服上早就已經沾滿了鮮血。

    之前他還沒有什麼感覺,但現在隨着林薇一說,葉洛感覺自己渾身都有些不太舒服。

    而且滿身的血腥味在楓林谷也確實非常的危險,鬼知道會不會引來一些妖獸什麼的呢。

    “好的,師姐。”葉洛點了點頭:“對了,師姐的傷勢如何?”

    “傷勢只能慢慢調養,那個老魔頭恐怕已經快達到一品境了。”林薇嘆了口氣,她看上去有些無奈:“雖然我有了防備,並且第一時間就帶着你逃離,可是.....”

    “多謝師姐救命之恩。”沒等林薇說完,葉洛就開口了。

    當時那個情況要是林薇自己跑路,絕對不會像現在一樣讓自己身負重傷。

    葉洛猜測恐怕自己這位師姐,現在除了保持基本的行動能力之外,想動手是沒有辦法了。

    不然之前自己拿她的劍的時候,或者說發現那些傢伙打算偷襲他們的時候,她也不可能無動於衷的。

    這一聲感謝非常的有必要,不然的話葉洛可能就要死兩次了。

    “其實我更應該感謝你,不然今晚可能就有麻煩了。”林薇輕嘆了一聲,隨後她才肯定的說道:“師弟的修爲不弱,雖然出了些意外,這一次考覈絕對沒有問題。”

    “還是不要說考覈的問題了。”葉洛露出了一絲笑容:“等我們回去後,一切不就有答案了嗎?”

    “也是。”林薇點了點頭,隨後她好奇的問道:“師弟,你是怎麼注意到他們的動作的?”

    “做事要謹慎啊,尤其在楓林谷這種地方,更要小心纔是。”葉洛把身體靠在了牆邊,隨後慢慢說道:“事實證明我的小心沒有錯,而且這些傢伙也都不是什麼善茬。”

    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事,葉洛就乾脆將那五人的情況說明一下,順帶的還把自己聽到的一些情報也說了出來。

    比如說這些傢伙似乎滅了一家百餘口人,比如說這些傢伙似乎是爲什麼人效命之類的。

    不過他沒有把那對年輕夫妻的事情說出來,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即便如此,他說出來的事情也讓林薇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看起來那五個人確實不是什麼好東西,哪怕有些隱情,但是做出這種事情實在讓人厭惡。

    “師弟,那他們現在呢?”林薇思索了片刻問道。

    “自然全部去輪迴轉世了。”葉洛聳了聳肩,這一點他到沒有要隱瞞的意思。

    “全殺了?”林薇聞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你這樣.....”

    “師姐,我們現在的情況可不太好。”葉洛沒有等林薇說完就直接說道。

    “如果因爲放過這些傢伙引來一些麻煩,後果不堪設想。

    師姐,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而且他們都有取死之道啊。”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林微感覺自己這個師弟似乎挺有文采的,但是在有文采,這樣的話是隨便說的嗎?

    他們又不是那些妖魔鬼怪,哪怕他們天懸宗進入修行界目的不純,但他們好歹還是標榜名門正派的。

    可是自己這個師弟的話,好像放在現在這個處境,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啊?

    林微皱起了眉头,她感觉有些为难了。

    自己這位師弟是從監察司直接過來的,看起來收到監察司的影響有點大啊。

    不過就算是監察司那些人,好像也沒有那麼極端吧?

    看着林微皺着眉頭思索,葉洛也懶得去猜她在想些什麼,看着天際微微出現的朝陽,葉洛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身上那麼重的血腥味,不說還好,說了他現在真是渾身難受。

    他記得在這附近有條小河來着,他算去清洗一下。

    然而當他走到河邊,看着河水中的倒影,葉洛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去,哪里来的帅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