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只是個幕後黑手 >第十二章 感覺掉火坑了(新書求收藏求推薦~)
    葉洛還真被自己的給驚訝到了,或者說是被這個身體被驚訝到了。

    墨黑色的髮絲,明亮的雙眼,身材雖然顯得消瘦,但是看起來非常的儒雅。

    尤其在他修行並且攝入了靈氣之後,整個人氣質似乎變得有些仙了。

    “這樣的形象,絕對是顏值拉滿的典範,看來我也是嫪毐之類的猛男啊。”

    看到自己这个世界的形象,叶洛非常的满意。

    以至於之後在趕路去雒州的路上他都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這讓林薇感覺非常的莫名其妙。

    對葉洛來說,從穿越開始就是地獄模式,現在總算遇到了一些讓他高興的事情,他怎麼可能不滿意呢。

    “而且,帥纔是一輩子的事情啊,尤其修行者長生,我現在恐怕是真的可以帥一輩子了!”

    修行者隨着實力的不斷提升,壽命也不會顯著的增加。

    葉洛似乎記得,自己的前身在天懸宗修行的時候看過不少的資料。

    就比如實力到達五品,壽命就已經可以達到五百年了。

    而達到一品更是千歲的壽命,至於化神、悟道、羽化和登仙,更是誇張的讓人難以想象。

    據說這個世界其實還有不少老不死枯坐在他們的道場內,只爲突破從而真正意義上的‘登仙’,而不是被卡在‘登仙境’而已。

    當然,也不是人人都那麼厲害,反正各種境界的老不死都有。

    這也是葉洛決定要麼斬草除根,要麼不惹麻煩的原因。

    鬼知道會不會打了個外門弟子,結果到最後出來了一個鬼見愁的老不死,那就太虧了。

    花了一週的時間,他們才離開了楓林谷從而進入到了雒州的境內。

    楓林谷非常的龐大,不然前朝的皇帝也不會選擇在這個地方和各個仙門開戰。

    這龐大的楓林谷雖然漫山遍野都是鮮紅的楓葉,看上去景色無比的迷人,可是在裏面呆久了也是在讓人難受。

    不過他們的運氣還是不錯的,至少除了那五個想要找他們麻煩的傢伙外,他們也沒有在遇到其他的麻煩了。

    无论是人类,还是妖物。

    進入到了雒州境內後,葉洛和林薇也沒有過多的停留,當然他們也不會天真的想着在依靠着雙腳走回天懸宗。

    就算是謹慎如葉洛,在老老實實走了一週的時間後,他也不想再繼續走下去了。

    如果身邊跟着一個活力四射的青春美少女,或許葉洛不會介意一直走下去。

    可是身邊跟着一個根本不願意廢話半句的冰塊,葉洛可真有些受不了了。

    當然,說林薇是大冰塊有些過分了,但是這位師姐似乎被自己的那一句‘斬草不除根’給嚇到了。

    她現在滿腦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總而言之就是沒有和葉洛多說太多的話,在這一路上。

    這樣的情況讓葉洛可完全受不了,因此他也希望快點回天懸宗去。

    反正天懸宗是自己以後要混的地方,並且這一次回去恐怕自己也要正式分配到某個‘部門’了。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偏差,那麼樞密閣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說起來,還真有那麼一些期待呢。”

    坐在一隻巨雕之上,看着下方快速劃過的雲層,葉洛不由得心裏暗暗想着。

    他確實不太喜歡坐這種東西,胯下坐着巨雕總讓他感覺怪怪的。

    除非自己掏出来.....

    當然,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坐這種東西實在太招搖了,不符合葉洛的性格。

    只是這隻雕是屬於監察司的,葉洛幾年前也在監察司待過,外加上要林薇這位官宦功勳之後,調動一隻巨雕也是非常簡單的。

    大乾境內,還真沒有什麼不開眼的傢伙敢隨意襲擊監察司的坐騎。

    就算有,那就是極北的境地,又或者是一些魔道弟子、妖物橫行的區域。

    葉洛似乎記得,他原本屬於監察司的令牌都還在手裏。

    他覺得以後自己或許還可以拿那塊令牌,來幫自己解決些必要的麻煩或者問題呢。

    “也不知道樞密閣內到底有哪些人,目前知道的就是林薇,要是其他人也和這位師姐一樣像個冰塊,那可就難搞了。”

    或許是安全了,葉洛也開始有些胡思亂想起來,尤其事關自己的未來,他也不得不有些擔心。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皱起了眉头。

    “那個陳寒的事情,好像也不是那麼簡單吧?”

    天懸宗要做的事情是什麼,葉洛已經非常清楚了。

    在這個世界,仙門雖然多的數不勝數,但是最出名的目前就那麼幾個。

    就比如那個老工具人陳寒的北冥劍宗,全是和尚的玄音寺,只收女弟子的映雪閣。

    還有和北冥劍宗曾經是兄弟,最後因爲某些‘特殊原因’分家的紫霞仙宗。

    以及弟子遍佈天下的天武門,擅長暗器的天機門。

    還擅長暗殺坐落西漠,被仙門視爲魔道但自己卻始終不承認,並且一直想要進入中原分享氣運的日月宗。

    那麼多的仙門林立,而天懸宗要做的就是創造了一個分裂的修行界!

    不分裂開這些仙門勢力,如何做得大乾所需要的整合呢。

    雖然沒有接觸到正規的情報,但是天懸宗的發展葉洛還是清楚的。

    假如展开联想一下,就变成了.....

    聯合天武門對付玄音寺,聯合天機門對付北冥劍宗,在聯合日月宗對抗紫霞仙宗。

    然後又利用這些矛盾讓這些仙宗們一個個心存間隙,最後讓天懸宗有發展的機會。

    得到天懸宗有了足夠的實力,挑動北冥劍宗對抗紫霞仙宗,挑動紫霞仙宗對付玄音寺,挑動玄音寺對付映雪閣。

    總而言之就是不能讓他們真正的坐下來好好聊聊,不讓他們有精力去發展。

    不斷的削弱他們,最後讓天懸宗有機會整合他們。

    想到這裏,葉洛不由得嚥了咽口水,這根本就是一個老攪屎棍了!

    也虧得佈局的人棋高一着,或者說那些仙門也猜得到些什麼,不然天懸宗還能存在個屁呢。

    而且葉洛基本上已經可以肯定,陳寒的事情就是天懸宗出手了,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試想一下,哪有那麼巧,他和那個雨竹的女子事情敗露後,就立刻被北冥劍宗抓了?

    而審判陳寒的時候,雨竹一個‘弱女子’如何規避掉北冥劍宗層層守護,闖入劍宗要地御劍閣?

    而陈寒重伤之后又是如何逃离?

    逃離了後,哪有那麼巧正好遇到了隱藏在附近的日月宗弟子,並且被他們給救了?

    反正葉洛是不會相信那麼多巧合湊在一起,就真的還是巧合了。

    “完了完了,怎么感觉又掉火坑里面了?”

    葉洛內心咯噔了一聲,雖然這全部都是他的猜測,但是他感覺自己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了。

    看着眼前越來越靠近的夏嫣湖,葉洛嘆了口氣。

    天悬宗,就坐落在这条湖畔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