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 > 第4章 深川里的冰
    夏城,特殊部队医疗中心。

    穿着白大卦的男人,拿着單子邊看邊走,衣袂飄飄,有種超塵脫俗的仙氣。

    這是科學院最頂級的醫學博士,年僅18歲,據說IQ在230以上,是帝國S級重要保護人物。

    除去讓人無法企及的智商,他纖瘦高挑的身形,極白的皮膚,以及特好看的桃花眼,隨便眨眨眼,都是男女老少通殺的。

    只是可惜,脾气不太好。

    白暮進到高級病房,將手裏薄薄的紙拍桌上。“想死就說聲,畢竟你遺體有很大的研究價值。”

    溫和綣繾的聲音,像在討論着嚴肅的學術問題。

    可細聽,這刻薄到讓人無言以對的話,還是帶着底層的憤怒。

    病房里的人已经下床。

    男人從熨燙整潔的筆直褲腿,武裝帶勾勒出的瘦腰,挺拔似什麼也無法壓彎的脊樑,單這背影,就強悍到一般人不敢惹。

    更何況,他穿着是量身定製的黑色軍裝,肩上的軍銜,級別高到大兵害怕、平民仰望的地步。

    他沒理會白暮的無禮,望着窗外天空的懸浮車,不知在想什麼。

    白暮看雙手背在身後,跨步而立,背影威嚴冷峻,卻一動不動像是毫不在意的人,剋制不住上火。

    “跟你說多少遍了?不管什麼情況都不能使用誘劑,那會要你的命!”

    “还有,谁让你下床的?给我躺回去!”

    别的医院,都是患者求着医生救命。

    但在这里,通常都是医生求着病人配合治疗。

    不過大兵們不配合,長官會管管。可現在是,整個醫院甚至是夏城,都沒有幾個能管他。

    白暮看把自己話當耳邊風的男人,氣得講:“隨便你,我不管了。”

    “没用。”

    在白暮转身走的时候,男人终于开口。

    充滿力量的低沉嗓音,帶着金屬質感,像強大震憾的致命子彈,又像平靜安寧的浩瀚海洋。

    白暮听到他的话,怔了怔。“你没用诱剂?”

    誘劑的標準學名是――X病毒綜合誘劑。是科學院研究病毒爲什麼會使人變成異能者和喪屍時,從中分裂出的一個新發現。

    它能刺激異能者體內的X病毒,使它更活躍。病毒細胞越活躍,他們的戰鬥力就越強。

    這種藥劑就像特效藥,存在很大副作用,原是想消毀的,可科學院有領導覺得有用,便專門建立了研發小組,來保證它的安全性與穩定性。

    白暮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他非常清楚,綜合誘劑再安全,也會縮短使用者的壽命,因此它雖然被保留,卻一直被列爲禁用藥劑,不曾對外流通。

    至於爲什麼還有人能拿到,那是因爲特殊任務處理部隊,一直以來處理的都是十分危險的事件。

    比起被喪屍吃掉,成爲他們,再來攻擊自己的同伴,大家寧願少活幾年。

    白暮知道他们有,才会认为他是不听医嘱。

    他沒懷疑男人的話,再次看桌上的單子。“難道是我檢測錯了?”

    “没错。”

    男人转身,眼里一片寒沉。

    他眼睛是淺灰色的,非常漂亮,也愈發顯得冷漠無情。像地下三千尺的水,像深川裏的冰。

    而極致俊美如阿波羅的臉,淺薄緊抿的脣,整個人就像是皚皚白雪上的青松,只可遠觀。

    不過大概也沒人想靠近,畢竟不是凍死就是頭被擰下來,還是小命要緊。

    白暮看不會開玩笑的顧凜城,神情漸而嚴肅。“你……”

    顧凜城打斷他,垂簾看他手裏的單子。“什麼情況。”

    “情况不是好。每项数据都在红线以上。”

    白暮很快壓下心裏的震驚,認真道:“你體內病毒原本就非常活躍,誘劑雖然穩定,但對你來說卻是致命的。”

    顾凛城平静问:“现在危险解除了吗?”

    “不确定。”

    顾凛城冷锐的望着他,要一个最终答案。

    對他無聲的質問,白暮無解的攤手。“按道理來說,你隨時有異變的可能。”

    “我没有。”

    “对,你没有。很奇怪,也可能是幸运。”

    奇怪和幸運這種詞,居然出自一個科學家的口,白暮自己都不相信。

    可现在除了这么解释,也没别的可能性。

    面對顧凜城的視線,白暮嚴肅講:“不過你也別高興得太早。你體內的病毒活躍量已經快達到臨界值,科學院還沒想出應對的辦法。最多兩年,如果沒有強大的治療者出現……你知道結果。”

    現在帝國雖然已經建立起了一座座城牆,但那只是最基礎的防禦,真正守護安全的,是特殊任務處理部隊,是顧凜城。

    顧凜城是維護文明世界的絕對重要且不可替代的存在,他若異變,那將是人類的浩劫。

    帝国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们会在这种事情发生前,先将危险解决。

    顧凜城在成爲異能者的那天就知道,自己如果不死在戰場,就會死在自己人手裏。

    可能也正是抱着死在戰場的信念,才讓他拿下無數榮譽,一路走到現在,成爲帝國不可逾越的傳奇。

    白暮見他冷清的眸子,毫無情緒的臉,安慰的講:“放心吧,我一定會在這之前研究出抑制劑的。”

    顾凛城看了他片刻。“要没事,我先走了。”

    波瀾不驚的語氣,彷彿剛纔他們只是在聊感冒後要注意的事項。

    “等一下。”白暮叫住擅自出院的人。“這次的事上面遲早會知道,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顾凛城漠不在意。

    在他要出去的时候,有人敲门进来。

    是顾凛城的得力手下,江焯。

    比起一米九二的顧凜城,只有一米七的江焯,顯得非常的――接地氣。

    江焯看了眼白暮,便對顧凜城低聲道:“長官,有結果了。”

    顾凛城闻言,加快脚步。

    江焯立即跟上,边走边汇报。

    兩人大步流星匆忙走掉,誰也沒跟醫生打招呼,彷彿白暮就是個空氣。

    白暮也大概猜到什麼事,沒阻攔,沒叮囑,直接把手裏的單子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