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 > 第8章 该回翌城了
    夏思远被骂废物,真挺生气的。

    像他這種矜貴的小少爺,自小被人捧着,哪裏被這麼說過?

    可他不僅沒走,沒跟老爸投訴,反倒是不服氣的,立即聯繫翌城邊境的詹森,叫他查昨晚進城的人信息。

    詹森是值晚班,白天在睡覺,忽然被長官叫起來查事情,嘴上沒說什麼,心裏怎麼想的就不知道了。

    他打了個大哈欠,戴上終端回覆那位夏小少爺,同時飛舞着手指,查到昨晚的進城記錄。

    昨晚就那只小脏猫进城,好查。

    還沒睡醒的詹森漫不經心,直至他翻出記錄點進去時,眼睛蹭得瞪大,嗑睡全醒了。

    夏思遠等急了,沒好脾氣的講:“快點,你是眼睛還沒起來嗎?!”

    詹森深吸口氣。“長官,我這邊顯示無訪問權限!”

    “什么?”

    “我也很惊讶!”

    夏思遠看等着自己表現的顧凜城,不悅的吼:“驚訝你個頭!怎麼可能沒權限!”

    詹森登錄自己的帳號,在顯示還是無訪問權限後,棘手的講:“長官請稍等,我找技術人員來看看。”

    那边说完就切断了通迅。

    夏思远不敢置信,气得差点骂娘。

    顧凜城似是習慣他的無能,也可能沒期待他能替自己辦事,打開光腦,登錄自己的帳號。

    倦羽組織稍聲無息的進入夏城而不觸發警報,安全系統一定存在漏洞。

    得把這個漏洞找出來,同時還需要全城人員掃描,確定他們已經離開夏城。

    顧凜城用自己的權限,啓動紅星,下達全員驗證指令。

    紅星是夏城的超級系統名字,它掌管着整座城市的安全,凡是智能設備都由它管制。

    它的妹妹蓝星则守护着翌城。

    夏思遠看棱角分明,異能冷酷無情的發小,見他工作還是厚着臉皮的湊上去。“凜城,這個女孩是你什麼人?對你很重要嗎?”

    顾凛城在界面提示下,确认指纹。

    指令一下達,夏思遠手腕上一指寬的儀器,便自動跳出瞳孔掃描驗證的請求。

    夏思遠一臉見鬼的模樣,在紅星的提示下進行完驗證,就問:“事情有這麼嚴重嗎?你這樣,會驚動我爸爸!”

    顾凛城面无表情。“已经惊动了。”

    “靠,他们那么闲的吗!”

    “夏少爷,我还有工作。”

    夏思遠立即收聲,陪笑。“顧少將,你忙,把我當空氣就行。”

    比起自己那個到處是規矩的辦公室,他更喜歡特殊任務處理部,至少這裏他可以不用把釦子扣到頂。

    顾凛城望着他,要叫人来赶他。

    夏思遠在他叫人前講:“我反正也沒事,等詹森那邊有結果了,我好第一時間告訴你。”

    邊境士兵不認識,通行口令的信息卻有權限,可這種人物竟然是徒步走進城的。

    不管她是不是顧凜城想要找的女孩,都叫人好奇。

    夏思遠見他樣子,就知道自己留下計劃成功,樂得在特殊任務分部到處晃。

    等快到晚上。

    江焯匆匆走進指揮官辦公室。“長官,奇恩來消息,說長鷹號的監控功能在墜毀時損壞,系統中樞也受到損傷,技術部正在緊張修復,至少需要兩天才能好。”

    顾凛城听他的话,垂帘沉默。

    江焯感到有些不適的壓抑,便看叉開腿,趴在桌上玩遊戲的夏思遠。“夏少爺,你還不回去嗎?”

    夏思遠玩得正起勁,頭也沒擡。“我在等翌城的消息。再說,我回不回去關你什麼事。”

    “不关我的事,就是有点碍眼。”

    夏思远咬牙瞪他,可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他是個草包,對方是爲帝國流血的戰士,想也知道他爸知道了只會把他揍一頓。

    恰好在这尴尬的时候,詹森的通讯来了。

    夏思远立即接起,并切换视迅通话。

    詹森看到夏小少爺“不拘小節”的衣冠,皺着眉頭,一臉便祕的講:“長官,我們還未找到昨晚入城者的任何信息。”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一隻流浪貓你們都查不明白嗎?你們這樣,帝國怎麼放心把翌城交給你們守護?”

    這裏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就是他這小少爺了。

    詹森被他數落也沒惱,而是在想這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顧凜城問:“詹森少尉,喬・安德列上校在嗎?”

    詹森看到突然出現視迅的顧凜城,猛得坐正、挺直背,中氣十足道:“回顧少將,此事已彙報給長官,並且使用他權限也無法查尋!”

    喬・安德列上校,現是翌城邊境的主要負責人,他的權限也無法查看的人,只有等級比他高,或是帝國重要保密人物。

    可比他等級高的,至少有自己的部隊,自己的飛行器。

    說大一點,即使顧凜城和夏思遠不熟,怎麼也是認識或是聽說過的。

    至於保密極人物,根本不會讓對方落魄到要飯地步。

    夏思远不可置信的炸起来。“这不可能!”

    詹森神色复杂,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他爲這事折騰了一下午,但凡能解釋得通,他都趕着彙報完回頭睡大覺了,哪會像現在這樣,明明困得要死,大腦卻極爲亢奮。

    顧凜城在夏思遠挑着眉,還要丟人現眼時講:“好的詹森少慰,我知道了。”

    说完切断视迅。

    夏思遠緊追問:“這怎麼可能呢?她明明那麼普通!”

    顧凜城沉沉望着他。“夏少爺,你該回去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哪睡得着。”

    “需要我通知夏将军吗?”

    “不用不用,我现在就走!”

    夏思遠瞧都趕自己走的發小和江焯,罵罵咧咧的走了。

    顾凛城等他走掉,也让江焯出去。

    他剛出院,江焯想讓他早點回去休息。但他看長官的神色,躊躇了下,還是什麼沒說的走了。

    以他們對這位不近人情的長官瞭解,他不是聽勸以及好商量的人。

    等办公室的人都离开。

    穿着筆挺軍裝的顧凜城,靠在椅背裏,雙腳搭在桌上。

    剛毅嚴肅的下頜、削薄微抿的脣,淺灰的眸子,帶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清。

    整個透着寒霜的男人,莫名有種極致的吸引力。

    他沉默,却让人不容忽视。

    他寒沉,却让人想要接近。

    只可惜傾心無數,腳邊落滿無數少女稀碎的心,這個男人也無動於衷,始終不曾多看一眼。

    顧凜城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在光腦提示收到條信息後,戴上終端。

    他听了会儿,便摘下终端。

    總有那麼些不願配合掃描驗證的居民,下邊的人自會處理。

    现在让他好奇的是,那个女孩是什么人。

    顾凛城回忆昨天晚上的事。

    她的速度很快,刀法利落,對戰爭應變能力極高。

    更重要的是。

    顧凜城想到昏迷前那雙漂亮的墨色眼睛,以及帶着溫度的柔軟指腹。

    当时意识混乱,不确定是真实还是幻想。

    如果是真实的……

    白暮无法解释的那件事,或许跟她有关。

    顧凜城沉思許久,讓希德勒將昨晚城外的監控錄象發過來。

    时间地点都有,录象非常好找。

    顧凜城看到視頻裏,仰着頭,如迷途羔羊的女孩,柔和了眸色。

    是她。

    只要确定她在翌城,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

    顧凜城反覆看她進城的視頻,留意着她每個細節。

    尤其是她彎腰去撿腳邊的巧克力時,她臉上平靜溫馴,沒對大兵的舉動有任何不滿。

    一個差點就殺了倦羽組織重要成員的人,能這麼淡然的接受掉進灰裏的食物?

    以她身手,即使是在荒蕪的世界,也能活出萬人之上的姿態,根本不需要誰的憐憫和施捨。

    比起她神祕的身份,顧凜城現更好奇她這個人。

    顧凜城看着視頻裏她一往無前,不曾回頭的背影消失黑夜,才退出終端。

    他该回翌城了。

    ------题外话------

    書城的求推薦票,其它的統一求收藏,求關愛,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