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 > 第10章 我很温柔的
    蘊初決定不管她,現在、立即、馬上,回家見她哥,就看到提着飯盒回來的女孩。

    穿着吊帶長裙的女孩,右手擰着一袋飯,左手握着快要垂到地上的長刀,眼神堅定,一往無前的越過行人。

    那氣勢,好似沒什麼能引起她的注意,也沒什麼能阻止她的腳步。

    蘊初在她到攤前才反應過來,立即講:“我還有事,先走了。”

    时宴看她。“不吃了饭再走吗?”

    她這真摯的話,好似是專門爲她去買的飯,不吃就是渣女。

    让蕴初意外的是,她竟然会给自己买?

    她昨天不是落魄到要飯了嗎?爲什麼還要給她買飯?

    时宴见她为难,担心问:“紧急的事吗?”

    從昨天到今天,她沒說過自己任何事,也沒問過她或者別人的事,彷彿她是個對這世界漠不關心的人。

    現蘊初聽到她關懷的話,是這幾年來,第一次感受到最真實、最平等、最樸實的情感。

    她看等着回答的時宴,改變主意的坐下。“也不是多緊急,陪你吃了再走。”

    时宴点头,把饭拿出来。

    快餐也不是很難吃,應該要好幾十塊,可能比她今天的收入還要貴。

    蕴初边吃边讲:“过两天我请你吃大餐。”

    时宴嗯了声。

    “你连吃饭都这么严肃的吗?”

    时宴疑惑看她。

    蘊初也望着她,在她警戒的時候一把捧住她臉,壓着她脣角往上推。“你現在是老闆,要多笑、要和善、要溫柔,這樣大家纔會願意接近你,願意在你這裏消費呀~”

    在城外必須時刻警惕、必須保持嚴肅,也必須有足夠的安全距離。

    可……这里确实不用。

    時宴反射性要去拔刀的手,在聽到她的話後頓住。

    蘊初見她柔和下來,滿意的笑着講:“你真漂亮,應該多笑笑。”

    时宴沉默许久,点头。

    “来,笑一个。”

    时宴:……

    虽然很不愿意,但时宴还是笑了。

    蘊初瞧她燦若星河的笑,心情大好。“對了,你的通迅號是多少?我這兩天有點事,等有空了再聯繫你。”

    時宴轉移話題的問:“是什麼事?如果需要……”

    “沒什麼事,就是我哥回家了,我想多在家陪陪他。”

    “家人。”

    蘊初沒瞧見她暗下的眸色,興奮的講:“對,我哥很久沒回家了。”

    她眼裏泛着光,白皙的臉因激動透着紅暈,想來是對這次見面期待以久。

    时宴犹豫的好奇问:“他是做什么的?”

    “他啊。”蘊初看了眼徵兵廣告,又看對這事上心的時宴。“部隊裏的。你也知道,那地方非常忙。”

    自她哥成爲帝國最強的異能者,最年輕的指揮官後,她身邊的所有人都變了,變得虛僞與貪婪。

    他們只知道自己要什麼,全然沒想過,越是強大的異能者,消耗的生命就越快。

    蘊初沒告訴她,是怕她們之間這種純粹的關係變了。

    她最好的朋友都沒有逃過這種宿命,更何況是她們這種萍水相逢的。

    時宴聽到她的話,理解的點頭。“那很危險。”

    “是啊,說不定哪天他就掛了。所以他回來的話,我想多陪陪他。”

    “嗯。”

    “我得走了,你要有事就去我店裏,店員能聯繫上我。”蘊初要走的時候,想起什麼看她。“老闆,要記得多笑笑哦,溫柔點,這樣更招人喜歡。”

    “……好。”

    時宴目送她走掉,又看路過攤前,有些猶豫的女生。“你好,做指甲嗎?我很溫柔的。”

    很温柔也需要强调吗?

    女生看眉目精緻,笑容純良的老闆,打趣問:“是現在溫柔還是平時也溫柔?”

    “现在。”

    真干脆。

    女生咯咯笑起來。“你真有意思。來給我做個綠色的吧,要那種不靈不靈的。”

    “好。”

    -

    顧凜城回到特殊部隊的總部,本想再去趟邊境,就看到飛奔過來的妹妹。

    他的行踪一向是保密的,包括家人在内。

    顾凛城看被自己押来翌城的夏思远。

    夏思遠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講:“凜城,你妹怎麼知道你今天回來啊?不過既然她都來接了,你還是先跟她回家吧,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再說。”

    “江焯。”

    “长官。”

    “亲自护送夏少校去边境。”

    “是的长官!”

    顧凜城沒理會夏思遠的狡辯,走向像小蝴蝶一樣飛來的顧蘊初,在她張開手臂要撲過來的時候,看了她眼。

    顧蘊初急剎車,堪堪停下,抱怨的講:“哥,我們已經兩年沒見了!”

    是两年没回家,这不代表他们没有视迅。

    顧凜城看特地來接自己的妹妹,讓人把她帶走,便大步進入基地。

    他這一路通行無阻,不需要任何的驗證,彷彿他就是一張行走的至尊黑卡。

    顧蘊初纔不走,她踹了兩個不敢真拿她怎麼樣的大兵一腳,就緊追上去。

    “哥,我們那麼久沒見,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你不想知道我的學習成績,以及我男朋友是什麼樣的人嗎?”

    她的一切顧凜城都清楚,藍星每天都會將她的情況告訴他,包括她坑蒙拐騙的事。

    顾凛城脚步未曾停下。

    緊跟在後的顧蘊初沒有被他甩下,倒是在他進去指揮室的時候被士兵給攔下。

    顧蘊初急了,衝他挺拔冷峻的背影喊:“哥,我等你回家!”

    回应她的是,雪白的门,无情的闭合。

    走廊恢复宁静。

    顾蕴初气得跺脚,瞪拦下自己的两个大兵。

    兩大兵不爲所動,堅定不移的站在門外,一臉沒得商量的餘地。

    對她哥這個工作狂,顧蘊初早就習慣,實際沒表面的生氣。

    以前遠在夏城,現只有一牆之隔,而且她知道她哥肯定不會讓她等太久的。

    顧蘊初還真沒等多久,就聽到串凌亂的腳步聲。

    是要被遣送边境的夏思远。

    夏思遠似是有十分重要的事,看到顧蘊初也沒來得及打招呼,就匆匆忙忙進了指揮室。

    顧蘊初見此想跟進去,卻還是被大兵攔住,不服氣的大聲問:“爲什麼他能進?!”

    夏思遠聽到她的話,反頭衝她得意的笑。“初初啊,好歹我也是個少校。”

    “呸,废物!”

    夏思远:……

    妈的,这兄妹连骂人都一样,不愧是一家人!

    夏思遠懶得跟她爭,進去找正與副官說話的顧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