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 > 第11章 你想找那个女孩?
    特殊部隊的副指官-舟樵,是個其貌不揚的中年男人,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軍裝和耀眼的軍銜,扔在人羣裏絕對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

    但身爲一個異能者,能健康的活到現在,將他畢生經驗授用後輩,本身就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

    夏思遠過去的時候,舟樵已經說完事情,轉身看到夏思遠,禮貌的打了招呼。

    大將軍之子,即使軍銜比自己低,即使是個廢物,也還是要給他爸爸面子的。

    顧凜城看到夏思遠,臉色愈沉。“來我辦公室。”

    現科技之發達,顧凜城這個指揮官即使很多時候不在基地,他對基地的事情還是瞭如指掌的。

    夏思遠知道他不是專門抽空來批評他,便一幅紈絝不羈的跟他進去辦公室。

    等關上門,剛還清風得意,看似無虞的夏思遠就講:“凜城,我剛收到消息,上面很可能停你職。”

    顾凛城动作一顿,接着“嗯”了声。

    不清不淡,冷漠如常。

    夏思遠着急。“要停你職啊,你怎麼還這麼淡定?”

    “讓倦羽組織的人在身邊任職,是極大的失職。”

    “這也不能全怪你啊。沒出事之前,那些人都是帝國優秀的戰鬥者,就連紅星都沒發現問題。”

    顧凜城大概知道,上面是什麼原因想停他的職,沒有解釋。

    他连接终端,看奇恩发来的报告。

    報告顯示,夏城所有居民都進行了瞳紋驗證,不明身份人員也已全部找到,在排除嫌疑後趕出了夏城。

    精心策劃的計劃失敗,倦羽組織的人應該早就撤出了。

    顾凛城对这个结果谈不上失望。

    旁邊一直觀察他的夏思遠,見他還有心思工作,忍不住講:“凜城,你知不知道停職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属于他的传奇即将过去。

    顾凛城不在意。“指令还没下。”

    “我的消息不会错!”

    “正好想休息一段时间。”

    夏思遠挑着眼簾,看心口不一的男人。“你要休息,還登錄藍星幹嘛?”

    藍星是翌城的超級系統,登錄它總不可能只是爲了玩遊戲光速快點。

    顧凜城把邊境的視頻上傳,開啓全城人臉識別,便看指責的發小。“趁着我還有權力的時候,做點我想做的事。”

    他说这话时,有种奇特的魅力。

    像是做了這麼多年好學生,今天他要逃課去玩了一樣。

    非常生动,让人意外和欣慰。

    夏思遠抓頭,好奇的湊過去。“你這傢伙想做什麼?”

    當他看到光腦上模糊的截圖時,一臉興味。“凜城,你該不會看上人家姑娘了吧?特意回翌城來找她?”

    顧凜城看大腦也就只能想到這些的夏思遠,想說什麼的時候,光腦停止了搜索。

    不是人找到了,是上边停用了他的权限。

    顾凛城浅灰的眸子沉了沉。

    开始了吗?

    还真是有点着急。

    藍星溫柔的提醒:“顧少將,全城搜索資源消耗過大,現已中止搜索,如需繼續請獲得上級許可。”

    夏思遠聽了大叫。“你看你看,我就說我消息不會錯!”

    顧凜城臉色平靜,擡簾望着他,語氣如常。“不想去喬・安德列上校那裏?”

    還在爲好友不平的夏思遠,聽到這話一愣。“當、當然,我又不是腦子有問題!”

    “那就帮我办件事。”

    夏思遠這下腦袋忽然靈光了。“你想找那個女孩?”

    顧凜城頷首。“在翌城這段時間,你可以住我家。”

    接下來他大概會受到嚴格監視,這個時候找人一定會引起上面的注意,他不想把無辜的人扯進來。

    夏思远听到他的条件,想都没想的一口答应。

    住他家就意味着,他不用去邊境受苦,不用回夏城受他老爸管。

    这是什么神仙日子!

    別說是找只小髒貓,就是找大老虎他都不怕,誰讓他有個了不起的爹呢。

    顧凜城等他答應,想到還在等的另一個女孩,起身出去。

    顧蘊初看到她哥,霍得站起。“哥,現在回家嗎?”

    “嗯。”

    “那我让小K准备晚饭。”

    夏思遠頻頻點頭。“多做幾個菜,今晚我跟你哥好好喝一杯。”

    剛還激動得滿臉紅暈的顧蘊初,詫異的看他。“你說什麼?我什麼時候邀請你了?”

    “我知道小初初你是嘴硬心軟,像我這種大帥哥,你心裏肯定期待我的到訪……嗷!”被踹的夏思遠慘叫。“姑奶奶你下手輕點!”

    顧蘊初不理他,扭頭看她哥。“他真要來嗎?”

    顧凜城看沒一點形象的夏思遠。“嗯,住幾天。”

    聽到她哥的話,顧蘊初嘆氣,看衝自己呲牙咧嘴笑的夏思遠,認命的接受這件事。

    雖然家裏來了個不太受歡迎的客人,但她哥難得回來,顧蘊初心情不受影響。

    回去的路上,跟他說最近發生的事,包括這兩天交到的……朋友。

    懸浮車上,顧凜城正望着外邊熟悉的風景,忽然聽她說到朋友二字,轉頭看活躍的妹妹。

    她已經很久沒有跟他提起來,關於她朋友們的事了。

    顧蘊初講:“那個人挺奇怪的,我開始以爲是個要飯的,沒想是個王者。”她說着笑起來。“但我更覺得,她像個傻白甜,單純又可愛。”

    夏思遠聽她形容,質疑。“王者和傻白甜這樣的詞,能出現在一個人身上?”

    顾蕴初挑衅的瞧他。“对啊,你有意见?”

    “不敢不敢,大小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顧凜城沉默片刻。“要喜歡,可以叫她來家裏玩。”

    “嗯,我再考察考察,看她是不是装的。”

    顧蘊初說完自己的事,便看她英俊帥氣的哥哥。“哥,你這次回來能呆多久?”

    夏思遠想說他快要被停職的事,被顧凜城一個眼神制止了。

    顾凛城讲:“不会太久。”

    “又是这样。”

    夏思遠看不快樂的顧蘊初,又看高冷的發小,想他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

    比如說:親愛的妹妹,你想哥哥留多久就留多久。

    又比如說:會休息一段時間,陪你好好玩玩,尤其是跟你那個不太靠譜的男朋友聊聊。

    不過很顯然,這種一聽就不可信的話,也就只有夏思遠這種廢物想得出來。

    ------题外话------

    520了,祝大家節日快樂呀,書城的求個票票,求留言,讓單身的瓜感受下愛意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