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我成了娛樂圈幕後大佬 > 030 气人的方式
    教導主任卻不在乎這是哪個班,而是他們學校這次竟然有人拿到全市第二名,而第一名也只比他們學校的顏玥高0.5分啊!

    “你們也別爭論了,處理好手頭的事物,該聯繫的聯繫。”教導主任這次心情極佳。

    其他班主任面面相覷,這分數來的太意外了。尤其是十一班的班主任,本來按照正在情況,他每次來看成績都是走個流程,這次最高分出現在自己班,那獎金也沒的跑了。

    一班的班主任看着第二名,611分,和第一名有一定的差距,但卻是自己班上常年第一的季浩然。

    “恭喜。”一班班主任眼神複雜的看向十一班班主任。

    他們學校對初三老師都有獎金,看中考分數,第一名在哪個班級,哪個班級的班主任就能獲得學校的5000元獎金,歷年來都是一班,偶爾二班有超常發揮的學生,但基本上從來沒失手過。

    十一班的班主任傻呵呵的笑着,“意外,意外。”

    顏舟激動的手舞足蹈,“我的玥玥這麼厲害啊,真棒,好孩子!很優秀,爸爸也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了。”

    “我本来就优秀。”颜玥十分自恋地说道。

    顏舟還十分配合的點頭,“對,我的玥玥本來就很優秀。”

    顏舟完全忘記自己還在和顏山通電話,手機都被丟到一邊去了,“那今天我們去吃頓好的,慶祝一下。”

    “我到沒什麼特別想吃的,如果真的要決定一種食物,那就去吃火鍋串串。”顏玥有點想吃辣。

    “走,現在就出發!”顏舟纔想起自己的手機,看到還在通話中,只能道,“爸,一會我給你打電話說,我現在要和玥玥出門去吃午飯了。”

    “嘟嘟嘟。”

    “……。”顏山感覺自己罵再多,自己兒子都不在乎。而且,每次自己說什麼,自己兒子就好像沒聽見一般,他自己都覺得說話有些累人了。

    直到下午,顏山在火車上才接到自己兒子打來的電話。

    “爸,你来A市做什么?”颜舟直白地问。

    “什麼叫我來A市做什麼?難道我來還要經過你同意?”顏山氣完全出不來,只能沒好氣的說。

    “哦,那你们来几天。”颜舟继续问。

    “以後都住在城裏吧,你大妹說,城裏的醫院好,環境也好,我和你張阿姨就不回去了。你把房間準備好給我。”顏山打定主意了,既然兒子有房,讓父母住也是應該的。

    “這樣吧,大妹和我一人出一半,給你二老租個一房一廳,玥玥家裏住不下了,而且我也沒權決定。”顏舟已經被顏玥教過了,反正這裏不可能讓父母住過來。

    他開始還猶豫,但是玥玥一句話讓他無力反駁,“我的房子,他滾。”

    “……。”強勢又直白,他說也不敢說玥玥,畢竟他沒養過這個孩子,而房子也是孩子的錢買的,他什麼都沒出。

    “有房子不給爸爸住?”顏山氣的想要立馬出現在自己兒子面前,然後打他一頓。

    “不是我的房子。”颜舟冷静的解释。

    “你……,我不管,我就要住在你那邊,如果不能住,也要給我租你們小區兩房兩廳的,錢全部你來出。”顏山直接耍無賴。

    “我没钱。”颜舟久久才吐出三个字。

    “你沒錢還住花園房,讓自己的父母租房子?”顏山破口大罵。

    “沒錢啊,反正我和大妹一人每個月出800,如果你們不同意,我也沒辦法啊,拿不出錢來,你從小就最寵愛大妹,你們既然過來,住大妹那邊纔是最好的,畢竟張阿姨是她娘,不是我的。”顏舟看向女兒,繼續堅定地說道,“你們要真的待在A市,我每個月給你800,你要怎麼花看你自己。”

    800塊錢並不多,但對於一個月工資只有4000的人,算是很多了。

    玥玥拿出一張文字給他,他照着念,“爸,兒子和女兒都有義務贍養父母。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無勞動能力的或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給付贍養費的權利。不過你和張阿姨都有自理能力,你每個月都有退休金,所以不算是生活困難。子女人均月收入低於最低生活保障線時,視爲該子女無力向父母提供贍養費。子女家庭人均月收入高於最低生活保障線時,超出部分,二個子女以內的按50%計算贍養費;三個子女以上的按40%計算贍養費。”

    说完一大串,玥玥又拿来一张纸。

    顏舟對着念,“爸,意思是,你們既然來到A市,我們這裏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標準是每個人每個月1850元。你有三個孩子,我呢一個月工資4000,也就比這個保障標準搞出2150,實際上我應每個月給你860的生活費。其實按照爸你這種情況,我們都不用給的,但是你既然過來了,我肯定要做好我該做的事情。”

    顏舟說完不禁覺得自己女兒真的太厲害了,說話一套一套的,走正規程序,父親也不能說他什麼。

    當然,顏舟有些愧疚,但是想到父親對待自己的態度以及大妹的態度對比,他也狠下心。

    顏山嘴中各種污穢言語辱罵,顏舟一愣,但也沒放在心上,女兒說過,對方生氣的時候,自己一定要很平靜,這樣才能解決問題,“爸,你就算鬧大,法律也是這麼說的,你個人也沒法比國家厲害吧。”

    “……。”顏山繼續罵,聽着自己兒子平淡的語氣,他更來氣。

    顏舟蒙了,是不是哪裏搞錯了?“爸,你們幾點到,大妹去接你們嗎?”

    “晚上7點到,你這個不孝子,你大妹來接,也訂好了餐館晚上吃飯,你呢?你會做什麼?一點用都沒有,白生你了。”顏山罵罵咧咧地。

    “好吧,爸,你們好好吃,晚上讓大妹給你好好安排。”顏舟完全沒打算去摻和,因爲以前一起吃飯,大妹和妹夫都會變着發展說他素質低,一輩子只能做工人,賺不了幾個錢,讓他聽得很不舒服。

    “你說什麼鬼話,你不是說孫女換回來了,肯定也要帶來見一下。”顏山也有自己的小精明。

    “明天早上行吧?今天晚玥玥有事情。”顏舟特別尊重自己的女兒,她說沒空,那就是真的沒空。

    “……。”颜山都感觉自己要气的心脏病了。